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爽文小说 > 瓶邪—无渡 > 56.唯一的联系

瓶邪—无渡:56.唯一的联系

小说:瓶邪—无渡作者:碎碎九十三

    听完后张起灵一点也没犹豫,甚至没有去查看黑瞎子的封印,只是淡淡道:大限将至,无法回头。

    他有没有办法回头我倒是不在意,可他老这么带着一条蛇闲晃,万一真的被反噬,我怎么样也是个警察,不可能放任不管的。我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拖延一下啊,小哥你也知道他这样挺危险的。

    唯有斩杀。张起灵说完,我看到他肩膀上的金线有扩散的迹象,连忙道:那也没必要现在就斩杀吧,他还好好地呢,等以后再斩杀也不迟。

    黑瞎子面带微笑的道:二位当着瞎子的面这么说不太好吧,世界这么美妙,瞎子我还想多活两年的。

    我就道:你活不下去和我们可没关系,是你自己作死,你最好控制一下自己,省的还得我们斩妖除魔,你要不要先付点钱,等你死了我可以给你买个骨灰盒。

    说归说,总不能坐视不管,张起灵问我要了一个易拉罐,硬生生把它压成了一个饼,然后把它化成了一块小锣鼓的样子。他把这个迷你小锣鼓给了黑瞎子,告诉他如果有神志不清的时候就敲一下,可以暂时凝聚他的精魂,震慑体内的黑气。

    黑瞎子道了谢,我安排他住在楼上的客房里,反正老宅空房间多的是。他上去以后,我问张起灵道:小哥,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

    张起灵道:违背天道,应有此报。

    报应这两个字以前听起来是很正义的,可惜现在听起来却像权贵压榨人民的大棒,我本以为天道是公平的,现在看来这玩意还真跟公平没有什么关系。

    我试探着道:瞎子说他是因为拒绝了天道的交易才搞成这样的,小哥你跟天道许了愿吗?

    本以为他会很在意这个问题,没想到他很爽快的把事情告诉了我。张起灵当年确实答应了天道的要求,只为它能实现自己的一个愿望。

    张起灵当时希望天道可以复活自己的母亲,他一出生就是棺材子,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甚至没有机会去看看她的墓碑。这份执念在他心中生根发芽,算得上是他心中唯一的欲,他终究没能抵住这份诱惑。

    可惜天道奸诈,他的母亲确实如同字面意义上的活了过来,然而无法睁眼无法说话,根本就是个活死人,没有人知道她是否能够感受到儿子的存在,也没有人知道她是否有话相对儿子说。

    更可恨的是,她的这副身体只能存在世间三天,三天后灰飞烟灭,连魂魄都无法留下。

    在用一生换来的三天里,张起灵一直握着母亲的手,感受着这世间仅剩的与他血脉相连的温暖。他明白,等到母亲的身体消散后,他就彻底断了与人间的唯一的联系,从此以后再无回头路。

    这本就是天道的残忍之处,张起灵从出生那日起便活的像一块石头,是母亲的体温勾起了他作为人的部分,他开始懂得痛了,于是他不得不承担着这份苦楚一直活下去,看不到尽头的活下去。

    我有些后悔,不应该问这种事勾起他的伤心事,现在问都问了,不说点什么实在不好意思。我脑子一抽,道:小哥,你妈妈长的很漂亮,你很像她。

    张起灵嗯了一声,可能他也有点懵,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跟他说这种事。我硬着头皮继续胡说八道:我以前看过一组老照片,原来有的孩子和父母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基因真的很神奇,有时候我会想,大家为什么要生孩子呢,这么折腾人,有什么可爱的。但是后来我又一想,能看到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孩子一点一点的长大,等自己年华老去,就会有一种自己还风华正茂的感觉吧。所以就算有的人不在了,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他的样子,听到他的声音。所以我觉得对你妈妈来说,她是在的,你就是她在这个世间的联系。再说了,你现在不是还有我吗,你是我们家的神使嘛,所以我们家就是你的家,虽然我很穷,不能让你过以前那种日子,不过吃住方面我还是承担的起的。

    说到最后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颠三倒四的,张起灵静静的听我把这一番胡说八道说完,等我连诌都诌不出来以后,他终于开了金口,对我道:谢谢你,吴邪。

    第五十六章唯一的联系

    我憋了好半天,等他那条黑气凝结的蛇稍微散开了一些才道:你想过没有,你现在的选择可能也是天道安排的,他们本来就想你这样的。

    黑瞎子晃了晃手指头,道:如果按照你这个思维来想,那我等不到天道安排,就先进精神病院了。有时候我们不能想太多,人活得太轴会疯的。凡事只要去做就够了,要相信自己的第一感觉。动物是有本能的,当然做人以后消退了很多。至于你,你有天分的,所以在危险来临之前你可能会有一种麻爪的感觉,这就是对危险的直觉。

    他说的我好像是一只遇到危险会呆滞的仓鼠似的,我看我才是不能多想他说的话,想多了连物种都变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黑瞎子的脸,眼前的景象逐渐扭曲,像前几次一样,我竟然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黑瞎子。

    从黑瞎子的发型和衣着,以及后面的背景来看,应该是民国时期的事,他衣衫褴褛的从一只手里接过了一块黑布,毅然将它绑在了眼睛上,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只能看到从黑布上迸发出的耀眼光芒。

    这些景象转瞬即逝,我还没来得及眨眼,它们就消失不见了。黑瞎子见我呆住了,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道:真麻爪了?

    滚蛋,你才麻爪呢,就是我好像看到过去的你了。我把我看到的景色描述了一下,还有以前我看到受害人临死前的经历的事情。

    黑瞎子有些惊讶,道,看来你还有很多能力没有展现出来,这是一种天赋,你听说过同理心吗,这是一种心理表现,大部分普通人都有,也有一部分人完全没有。而你这种,用我们行业的术语来说就是共情,简单来说是你能看到别人过去的经历,尤其是灵力强大的人在情绪不稳的情况下,更容易被你觉察。

    他这么一说,我立刻想起上次看到的张起灵的过去,他抱着那个女人的样子十分悲伤,那个女人是谁?居然能让他露出那么悲戚的表情,我抓心挠肝的想知道一切和他有关的事情。

    聊了一会,张起灵回来了,他手里还拎着两个塑料袋,看样子是去买东西了。黑瞎子见到他就抬高手嘿了一声,没换到什么回应,他倒也不是很在意。

    张起灵买回来的东西里居然还有一只鸡,我估计是要用鸡血给我做平安咒,我硬着头皮把鸡拴在了厨房里,然后把黑瞎子的来意简单跟张起灵说了一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