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道法小说 > 种田淘宝进行时 > 40.第 40 章

种田淘宝进行时:40.第 40 章

小说:种田淘宝进行时作者:墨韵竹香

    这些野狼当年被抓进系统中的时候是什么状态,如今放出来就是个什么状态,如同时间禁锢了一般,所以一个个也都还是处于饥饿状态,更别说这李家的人要将他们剿灭了,自然是惹得这群野狼凶性大发,与他们战在了一处。

    有了这群野狼助力,李家在马车外的队伍很快便被打散了,期间苏荷抽了个空档,带着孩子们从马车里溜了下来,一路小跑奔向了虞河,行路过程中有两只野狼挡了路,被苏荷收了回去,又给放了回来,周边的野狼瞅着也都就改了方向。

    站住,你们要往哪里去?李甲踹飞了一头野狼,回身追来。

    哎呦,身手这么好啊,呶,送你头野熊试试可好?李甲眼见就要追上苏荷母子了,突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竟然是头巨大的野熊,李甲无法只得放苏荷她们离开,先与这熊战在了一处。

    摆脱了身后的追击,苏荷终于带着孩子们来到了虞水边上,从系统拿出了一艘气垫船,放置河中,将孩子们都拉上船,一阵马达声响,与野狼,灰熊战斗在一起的李甲等人便见到静谧的虞水河上掀起了一阵的巨浪,转瞬之间一个带着轰鸣声的怪物便载着苏荷母子三人不见了踪影。

    将野熊斩于剑下的李甲,望着苏荷逃走的方向,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这酒娘子到底是何人等?或许她根本就不是人,要不怎能驱狼逐熊,还能驾驭这等怪物?

    摆脱了李家的人马之后,苏荷渐渐的将速度放慢了下来,这一慢,便发现这掌舵的手有些紧张的一直在发抖。

    她能不发抖吗,虽说她在那湖泊里练习了好几个月的行舟之术,但是也只有趁着没有旁人在的时候,找一隐蔽之处试试这气垫船的驾驶方法。

    这开船不比开车,水域情况复杂难辨,水流风向皆会影响,若是遇上狂风大浪那就更加危险。尽管她同那钱六郎学了许久,也没讲这周边的水域情况都理明白。更何况她每次只能瞅准了时机才能将系统中的船只拿出来熟悉其操作方法,故而她这开着气垫船还是第一次跑了这么久的路程,难免事后会紧张害怕。

    这气垫船适合在浅滩小河处行驶,因气垫阻力小,故而行驶速度极快,时速可达到6080km,最适合虞水这般没有太大风浪的浅水河逃命用了。

    沿着虞水往北处行驶,便是当年阻挡了苏荷他们南下的天堑,在天堑处,苏荷换了一艘能够入海的渔船,沿着天堑向东行去,便可入海。

    哒,哒,哒,张珏一行人等从船上牵马下来,他站在平江城的码头上,不知为何心悸的厉害,似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辛大夫, 辛大夫可在?入夜之后,一个发髻凌乱的娘子,慌慌张张的跑到了苏荷家的酒铺中来,快速的拍着禁闭门板。

    邻居百家听到声响也并不觉得奇怪, 还不是因自打这辛窭来到平江城,就经常为周边的人治疗疾病, 所以苏荷这酒铺子平日里除了有来买酒, 买香料的, 还有那许多前来寻医问药的,今晚这人明显就是家中有人得了急症前来寻诊问病的。

    刘家娘子?怎得如此慌张, 可是家中出了什么事了?辛窭在内听到声响, 打开禁闭的门板走了出来。

    刘家娘子一把抓住辛窭的衣袖, 似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死死地不愿放开。

    辛大夫, 辛大夫,快去救救我家相公, 我家相公如今昏迷不醒, 还求辛大夫救命啊!刘家娘子慌乱的说道。

    刘三郎昏迷了?莫慌, 莫慌,到底是怎么了, 你同老夫仔细说说。

    虽说辛窭嘴上说着莫慌, 但手里却已经开始快速的整理他问诊的药箱, 这刘三郎是平江城外的一采药人, 平日里也会来辛窭这送药, 同辛窭有着几分交情,他家中人员也都熟识药理,往日里的小毛病自己便能医治,今日跑来求助,想来是情形是十分严重的了。

    刘家娘子努力缓和了下情绪,说道,辛大夫也知那南边的山上近日出了一株百年灵芝,所以我家三郎今日便想上山去碰碰运气,谁知傍晚被人发现摔伤在山涧,送回来时已经是昏迷不醒,辛大夫也知,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全指着三郎一人,还望辛大夫救救我家三郎的性命。

    老夫知晓了,你在后面缓口气,老夫先行前去,这救人之事等不得。说罢辛窭背好药箱,率先向城外行去。

    妾身谢过辛大夫。刘家娘子稍稍喘了口气,也急忙跟着往回跑。

    待辛窭走远之后,李甲便带人围住了苏荷这酒铺子。

    这位军爷,这个点了我家已经打烊,还请明日再来买酒。苏荷见到这么些人进来不禁一愣,试探着问道。

    酒娘子我等并非是前来买酒的,是我家主人邀你去小住,还请你带着孩儿们同某走吧。李甲抱拳道。

    你家主人可是那李家少主或着是李家少夫人?我同他们并不熟识,这个时辰去打扰不合适吧!苏荷沉脸说道。

    我劝娘子莫要挣扎,可别让我等粗人动手伤了酒娘子你等。李甲撇了眼身后闻讯出来的二郎等人。

    苏荷抓住准备上前一试身手的二郎,回道:既然如此,那军爷可否让妾身安排下家中之事,再随你前去?

    李甲看了看眼前纤弱的酒娘子,此次将其带走之后,怕是以后想再出来便难了,难得动了恻隐之心李甲颔首道:可,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这房前屋后都是我李家之人,某劝你莫要耍旁的花招。

    苏荷回身往回走去,并不理睬李甲所说之事,李庚想要跟着苏荷进去,被李甲给拦了下来:守好房前屋后,想来她们也跑不了。

    苏荷先是进了库房,将里面的钱财取走大半,又唤来了苏仁,苏信等人,将早已准备好的放良书,递给了他们。

    这是你等的身契,那库房中我与你们留下了许些钱财,等我随他们走后,你们就将这些钱财分了吧,拿好钱财后记得要快些散去,莫要让李家的人找到,以后用这钱置办上点家业,娶上房小娘子,也不枉我同你们主仆一场。 苏荷吩咐道。

    这朝夕相处一年多,苏荷的秘密能瞒得住旁人,确是瞒不住这几个孩子的,他们这一年多来任劳任怨,对内绝不多问,对外守口如**,如今分别在即,苏荷也愿意助他们一番,但愿她随那兵甲离开后,那李家莫要难为他们。

    娘子我不要身契,我也不要钱粮,我,我要同你一同前去。年纪最小的苏信哭道,苏仁他们也跟着应和道

    你们莫要说胡话,我这一去前途未明,风险不知,你们就莫要同我涉险了,我的话可曾记清楚了?若是辛窭回来寻我,你们便同他讲,我这先行离开了,日后若是想要去找我,便往东处去,他自会明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