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青春小说 > 空间之神仙也种田 > 第二章 买羊

空间之神仙也种田:第二章 买羊

小说:空间之神仙也种田作者:寻香踪

    哦,哦,好。那我可以走了?对方激动得连嘴角的胡子都有些颤抖了。

    等等。青年叫住了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一愣,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他嘴角抽了抽:还、还有什么事?

    青年面无表情地说:钥匙没给我啊。

    哦,对、对、对。钥匙,钥匙给你。中年汉子看了一下,赶紧将钱塞进一个油腻腻黑乎乎的挎包里,然后摸出了钥匙,递给青年。

    青年点点头,中年汉子见一切都交接清楚,拔腿就跑,结果刚跑出没几步,就被坡下上来的人堵住了:等等,先别走,把话说清楚。宁娃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真要买他的羊?

    原来这个买羊的人,就是数天前从城市回到乡下的徐宁,说话的人,是徐宁的伯父徐敬山。

    徐宁抬眼看了一眼伯父,淡淡地说:嗯,我已经买了,合同签了,钱也给他了。

    徐敬山放开羊倌,冲过来抓住徐宁的胳膊:娃儿你没有搞错吧?你买这羊做啥子哦?你会养羊,你不回学校教书了?

    我会养,我不回学校了,就在这里养羊了。徐宁说着抬眼看了一下四周的景色,很多年没回老家了,这些景色变得熟悉又陌生,但是空气还是那样亲切,徐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尾气、没有尘埃,纯净而清冽。虽然已经是农历十一月了,但是山林依旧蓊蓊郁郁,常绿树木非常多,地面上许多草还泛着绿色,这样羊群到了冬天也不会没草吃。跟牲口打交道,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付出多少,就回报多少,很单纯的生活,适合现在的他。

    徐敬山又急又气,他眼睛一鼓:你列个娃儿,懂个屁,你以为这是过家家?这些羊买下来就是好几万块,你拿钱打水漂耍的?他们伯侄俩说话的当儿,那个羊倌悄悄地溜了,连家当都没收拾,生怕徐宁会把钱要回去。

    伯伯,你放心。我会养羊,我在学校学的就是这个。徐宁大学时的专业就是动物医学,俗称兽医,后来考研才专攻动物遗传学。

    你晓得个屁!徐敬山实在搞不懂这个侄儿,放着城里那么好的生活不过,跑到农村来养羊,这不是发神经吧。这几天侄儿回来后不声不响的,以为只是心情不好,回来散心的,没想到居然会跑到这里来买羊。他又苦口婆心地说:你知道人家为什么那么急巴巴地要卖羊?这都快过年了,只要再等个把月,就能宰羊卖钱了,这么好的便宜他咋给你捡了?

    徐宁抬眼看着伯父,表示他也想知道原因。

    伯父看了一眼身后的羊圈,拉着侄儿走到坡坡下,走出好一段,才压低了声音跟他说:这羊圈里有古怪!今年这老倌子已经丢了好几头羊了,晚上赶回来还有,早上放出来就少了。

    徐宁淡淡地说:被人偷了吧。

    是被偷了,但未必是人偷的。徐敬山的脸上有些神秘之色,老倌子自己守了几个晚上,都没发现人来,但是羊照样少,你说奇怪不奇怪?

    徐宁听了,并没有说什么,只觉得是人们太大惊小怪了,他从来不信怪力乱神之事。

    徐敬山抓住徐宁的手:你赶紧把钱要回来,这羊买不得!好几万呢,他可不能看着侄儿拿钱打水漂。

    徐宁摇头:没事,伯伯,不会有事的。再说我跟他都签了合同,也要不回来了。

    徐敬山挥动着手指,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简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这娃子,怎么这么拗呢,跟他死去的爹一模一样,决定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要不是他爹妈都不在了,自己才懒得管。好吧,你爱折腾就折腾吧。你原来也是在这里长大的,难道不知道这原来是个山神庙,这里的古怪多得很!

    羊圈所在的位置是个山坡的起点,背靠着绵延的山坡地,坡下是一片广袤的田野,这里原来是个山神庙,离村子有两三百米的距离,后来山神庙在破四旧的时候被捣毁了,村里在这里修了一排房子,作为附近几个自然村的大队据点,经常在这里开大小会。大队撤销之后,这房子还做过两年村小学,当时传闻也不怎么太平,但是没有出过人命,后来几个村小学合并,这里也就撤了。

    徐宁离开家乡去上学的时候,这房子一直都闲置着。这次回来,他无意间溜达到这里,才发现已经被一个外地人租下来养羊了,改成了羊圈,对方跟他闲聊时,说起想转让羊群,徐宁也是临时起意,想买下对方的羊群,没想到这个念头一动,就再也停不下来了。博士课题的归属官司还在继续,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有结果,学校的工作也丢了,未婚妻也跟了他的仇人,他万念俱灰,对那个充满尔虞我诈的地方打心底里厌恶,再也不想回去。

    我觉得还好。没事的,放心吧,伯伯。徐宁准备去放羊。

    这房子总共是五间大瓦房,坐北朝南,风水其实相当好,风水师说这这绵延的山坡地是一条龙脉,而这坡头就是龙首,不过因为这里总是出古怪,也没人敢来这里修房子,大家只是在山坡上垦荒,种种黄花菜、点点黄豆。右边第一间是老羊倌自己住的,第二间是专门给产仔的母羊准备的,目前没有产仔的母羊,所以还空着,老羊倌告诉他了,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头母羊怀崽了,不多久就是生育高峰了,看样子这房间马上就要派上用场了。

    第三间和第四间里面都关着羊,最边上那间没有关羊,用来堆放一些杂物和喂羊的饲料,比如干草、玉米、糠皮、豆腐渣之类的。关羊的屋子是经过改造的,在离地面半米多高的地方铺上了木板,木板间有一些缝隙,这样羊粪就可以从木板间滚落到地面上了,不用每天打扫羊圈,只需定期清理即可。徐宁打开羊圈的门,便被一股氨气刺激得差点没晕过去,这老羊倌大概早就无心养羊了,所以许久都没有清理过羊粪了。

    徐敬山跟在徐宁后头,也被熏得差点栽了个跟头:这么臭,你一个博士生来干这活,你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徐宁可是他们老徐家的骄傲,上最好的农业大学,又是个博士生,在大学当教授,说出去是个多么有面子的事啊,为什么要回来养羊呢。

    徐宁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羊圈的门打开了,里面又用木栅栏分割成了好多小间。徐宁又上去将所有的小门打开来,一时间羊门蜂拥而出,朝门外挤去,几头大公羊横冲直闯,差点将徐宁都撞倒在地上。可见不止人,就连牲口自己也受不了这份洋罪。羊圈外面的院子用木栅栏围出了一个场子,有一米多高,平时不出去放羊的时候,就在这里喂料,这些老羊倌都告诉徐宁了。

    开完所有的栅栏门,徐宁赶紧从羊圈里跑出来,猛地吁了口气,短短两分钟,都快要憋死了。徐敬山站在院子里无奈摇头:你现在知道做农活的难处了吧?这还是开头呢。

    徐宁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感觉又活过来了:没事,万事开头难,我会适应的。我今天下午要把羊圈里的羊粪都清出来。

    虽然说服不了倔强的徐宁,徐敬山还是很主动地留下来帮侄儿的忙,不然他一个文弱书生,从来都没做过农活,要怎么才能将两屋子的羊粪清得完。纵使这样,伯侄两个还是忙到天快黑才将羊粪清理完。院子里的羊一整天没有吃草,饿得咩咩直叫,一个劲地去啃栅栏门,有些比较调皮的羊已经跳到栅栏外面,自己觅食去了。

    徐宁将活动木板拆开,穿着胶鞋站在羊粪堆里铲羊粪,徐敬山帮着他用筐子装起来挑出去,伯侄俩忙了一个下午,才将羊粪清完。徐宁又将活动木板装回去,回头看见院子里已经饿疯了的羊群,猛一拍脑袋:糟了,还没喂羊。

    徐敬山当然早就注意到这事了,不过侄儿这性子是一做起事来就完全投入进去了,完全没想到周围的事,他也故意不提醒,想让他吃点苦头,知难而退。

    徐宁看看天色:现在去喂羊已经晚了吧?要不今天不喂了,明天一早就去喂去。

    咳!徐敬山实在看不下去了,你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饲料,拌一点给羊吃了。哪有早上去喂羊的,羊不能吃带露水的草。还说自己会放羊呢,你这样的养法,趁早把羊都宰了卖了。虽然全都宰杀了卖肯定会亏本,但好歹能减少点损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