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青春小说 > 空间之神仙也种田 > 第七章 喜添新丁

空间之神仙也种田:第七章 喜添新丁

小说:空间之神仙也种田作者:寻香踪

    寻序听见这猫叫得跟小儿哭奶似的凄厉,暴躁地一挥手,世界一片清净,花猫惊慌地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响,只能在笼子里瑟瑟发抖地缩成一团。寻序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打扮,又想起徐宁的衣着和刚刚看到的徐敬山的衣着,穿得那么奇怪,把自己裹得跟个犯人似的,那样舒坦吗?当年自己被封印之前,人们还是穿长袍马褂的啊。

    寻序看着外面的阳光,想了想,走到院子里,阳光在他身上流转,有一点点暖意,他仰起头面朝天空,阳光落在他的脸上,照着他略显苍白的肌肤几近透明。已经有一百五十年没有见过阳光了,这种滋味真美好。那种被关在黑暗中的日子他受够了,绝对不能再来第二次。

    寻序瞟了他一眼:信了?

    徐宁睁大了眼睛:太不可思议了,怪力乱神。这不是当下流行网络小说中的随身空间吗?或者不是空间,而是第四维空间?怪事,太奇怪了。

    寻序讥道:冥顽不灵。

    徐宁没有理会他的讥讽,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桃花,这寻序说的是真的,自己体内有一个墨玉如意,还有他想要的如意灵珠。他说了,要是取出自己体内的灵珠,自己就会毙命,这么一来,寻序不就是成了自己的敌人了。要是他还留在这里,岂非随时都能够威胁到自己的生命,这真是养虎为患啊。徐宁赶紧跳开几步:你是不是想杀我取珠子?

    寻序放下碗筷,勉强打了个饱嗝:你若是伺候得我舒坦,我便留你一条小命,否则,我便杀鸡取卵。

    徐宁:怎么还是他来要挟自己呢,明明是他有求于自己啊。他脑子飞速运转,抓住重点:你不会杀人,你是神兽,自然要遵循天理,滥杀无辜,是最违背天理伦常的。除非你不是神兽,是魔兽。

    寻序转过头来看着徐宁,掀了一下薄薄的嘴唇,扯出一个笑容:算你聪明。然后目光森寒,再强调一遍,吾乃守护神,非神兽!

    徐宁摆了下手,不跟他纠结这个问题,此刻可以把心放进肚子里了。他将那枝桃花插在一个玻璃瓶子里,准备倒点水,倒水的时候突然想到,放点空间水?便动了个念头水来,果然有水顺着他的手指缝流了出来,很快就注满了瓶子,他念头一动,那水就停止了。

    寻序有些惊讶地看着徐宁,他的领悟能力非常强,这么快就懂得操控他的空间了。

    徐宁得意地打了个响指,哈哈笑着出门了,放羊去。临出门的时候,对寻序说了一声:既然在我这里白吃白住,那就帮我把碗洗了。

    寻序看着桌上的碗筷,将筷子一摔,想使唤大爷,没门!

    徐宁将羊群放了出来,七八十头羊蜂拥而出,头羊自动自发地带着羊群往外跑,徐宁一路小跑着跟上去,脚步变得十分轻盈。今天他没有将羊赶到田地里,而是赶往河心的沙洲去,那儿是他小时候常去玩耍的地方,他记得那里草木繁茂,就是稍微远一点,但是没有菜,都是野草,这样就能省去不少心。

    徐宁将羊群赶到河心的沙洲上,羊群似乎也是常来的,所以非常自动自觉地吃起草来。徐宁找了块干燥的草地,往地上一趟,双手枕在后脑勺上,仰头看着头顶的天空。这个季节的天空云朵很少,天空蔚蓝而高远,偶有的几朵云也非常轻绵洁白,让人觉得人生跟这天空一样轻松美丽。这样的人生似乎也不错,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当然,不算家里那个吃货的话。没有任何压力,不用看别人的脸色,想干嘛就干嘛。当然,这一切还是得假设家里那个不讲理的凶巴巴的吃货不存在。

    怎么才能打发掉那个吃货呢,看样子他是不会走了。他愿意呆在那个羊首里不出来也行啊,不过看他那么爱吃的样子,恐怕是不行了。那么,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要让这家伙为自己所用,他既然是生肖守护神,那么对这些羊就肯定有影响力吧,如果能够让这家伙来放羊,嗯,这些羊肯定会非常乖吧。

    徐宁脑补寻序拖着曳地长发和曳地长袍在田野间奔跑的样子,荆棘野草挂住他的头发,撕破他的衣服,然后他暴躁地大吼大叫,突然觉得这个场面非常不错,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这是他月余以来头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寻序这时扔着满桌的狼藉,翘着腿躺在床上做春秋大梦,突然打了个喷嚏,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桌上的狼藉,心里有那么一点小小的犹豫,要不把碗洗了?然后摇摇头,不行,自己是堂堂神灵,守护神,怎么能够干这种粗活!

    十二月的太阳晒在人身上暖融融的,但是晒久了也会难受啊。徐宁坐起来,准备挪个地方,找个灌木丛遮一下,突然发现一头羊离了队,往一丛灌木里走去。徐宁觉得有些奇怪,那是头母羊,肚子圆滚滚的,这几天估计要临盆了。难道是要生了?徐宁冒出一个念头。母羊生产的时候会找个僻静的地方。

    他赶紧跟了过去,那只母羊趴在地上,看起来十分焦虑不安,圆滚滚的肚子似乎也有点动静。徐宁转到它身后去看阴门,那儿已经分泌出了一些粘稠物质,果然是要生产了。徐宁有些小激动,又有些担忧,自己可是从来没有给母羊接过生啊,虽然老羊倌告诉过他,母羊一般会自己生产,不怎么需要人帮忙,万一碰到难产呢,自己可要怎么办。

    结果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只母羊果然难产了,它在地上趴一会儿,又站起来,用力去生,结果羊水流了一地,小羊还没见影子,它咩咩地朝徐宁叫唤着。训看得心急如焚,这样下去,可能就会生下个死胎啊。老羊倌说了,生产前最好是备点葡萄糖,及时给母羊补充体力,可是这个节骨眼上,哪里去找葡萄糖,这时候回去也不行啊,羊群没人看,到时候全都跑丢了。

    怎么办呢?徐宁焦急地用手抚摸着母羊的肚子,想帮助它把羊羔顺利产出来,这是自己的羊第一次生产,要是不顺利,以后肯定会留下阴影的,也不太像个好兆头啊。自己有什么可以帮助它的呢。他想了想,然后猛地想起那个空间,既然是个宝贝,那里头的东西没准能有用吧,所以他一个闪念,就进了空间,然后拔出了一把青草,递到母羊嘴边,聊胜于无,吃点补充下体力吧。

    那草的味道想是不一般,母羊一嗅到,就来了精神,先是叼了几根吃了,然后埋头吃起来。徐宁想了想,又放了点空间水出来,用自己喝水的瓶子盛了,喂给母羊喝。母羊吃了草,又喝了水,仿佛有了些力气,又站起来开始用力生崽。过了几分钟,徐宁看见了一双羊羔腿,他立即兴奋起来,伸出手去,帮助母羊将小羊羔拉了出来。

    小羊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母羊赶紧给它舔舐身上的胎衣和羊水。一般来说,羊羔下地几分钟就能站起来去喝奶,但是这只小羊羔在母体内憋得太久了,非常孱弱,四条腿伸着,脑袋都抬不起来,更别提站起来喝奶了。母羊一个劲地舔它,徐宁也一个劲地给小羊羔鼓劲打气,还是不行。徐宁想了想,拿起水瓶,抱住小羊羔,给它灌了点空间水,过了一会儿,小羊羔晃了几下脑袋,然后跪卧了起来,虽然还站不起来,但比刚才已经好很多了,母羊也跪下来,凑过去给小羊羔喂奶。

    徐宁终于从焦虑中解脱出来,原来这空间水还真有用。他又喂了点给母羊。过了一会儿,母羊又站了起来,开始生第二胎,第二只小羊生得比第一只顺利,但是更加体弱,如果不是它还有着微弱的心跳,徐宁以为它已经死了。这次他没有犹豫,直接给小羊喂空间水,一连喂了三次,这只小羊的心跳才逐渐加强,也开始发出咩咩的细叫声,徐宁松了口气,应该不会死了吧。

    徐宁又等了许久,这只母羊没有再生小羊羔,也很不错,第一次产仔,就得了两只小羊羔,而且还是难产的情况下生下的,这种成就感就别提了。赶羊回去的时候,徐宁脱了件毛衣下来,将两只小羊羔裹起来,抱着回去的。

    徐宁在沙洲上忙活的时候,徐敬山提着一个竹笼子来到了羊圈,看见房门开着,老远便喊:宁娃子,宁娃子,在不在家?我给你送猫来了。笼子里装着一只刚刚满月的狸花猫,他听侄儿昨天跟自己提,说羊圈里有老鼠,想要一只猫,正好隔壁里有户人家里猫满月了,他就去帮忙要了一只来。那小猫一进入羊圈的范围,就开始炸毛弓腰喵喵狂叫,徐敬山觉得有些奇怪,敲了敲笼子,但是也无济于事。

    屋里的寻序听见生人的声音,第一反应就是躲到羊首里去,但是又想,自己堂堂神仙,干嘛要怕一个凡人,便大喇喇地起来了,也不管自己的样子多么惊世骇俗。

    徐敬山没听见徐宁答话,但是门又开着,羊圈的门也开着,里头似乎没有羊了,便走到卧室这边来,正好与站在床边的寻序四目相对,寻序目露凶光,将徐敬山猛地吓了一跳,手上的笼子几乎都要扔掉了:什、什么人?

    寻序慢条斯理地走到桌边,留着长指甲的手指点在桌上,似乎在考虑自己要不要回答对方的话。

    你、你不说话,我就叫人来了。徐敬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头发那么长,穿得奇形怪状的,脸色还那么惨白,这幸亏是白天,要是晚上看见了,必定会以为是个鬼,人都要吓死去。

    寻序用指甲敲着桌子,心头非常不耐烦。而徐敬山笼子里的小猫凄惨地叫了一声,吸引了寻序的目光,他看了片刻,冲着小猫大喝一声:闭嘴!

    那气势简直如排山倒海一般,徐敬山本来就意志力濒于崩溃边缘了,听见这声爆喝,扔下猫笼,转身就跑。猫笼子在地上滚了两圈,把个个把月的狸花猫摔得晕头转向,可怜这小花猫才刚刚断奶,就被送到这么恐怖的地方来了,心中的恐惧就别提了,只是本能地直叫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