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青春小说 > 空间之神仙也种田 > 第一章 楔子

空间之神仙也种田:第一章 楔子

小说:空间之神仙也种田作者:寻香踪

    徐宁猛地一转身,扑向陈瑞华,挥着拳头朝他砸去,陈瑞华不比徐宁高,但是比他壮不少,所以完全不惧瘦得跟竹竿儿一样的徐宁。徐宁用拳头宣泄了怒意,捍卫了自己的尊严,也用浑身的瘀伤承受了这个后果。

    别真以为自己是个天才,乡巴佬!你再怎么拼命努力,也不过是个又蠢又可笑的乡巴佬,我不过稍稍动一动手,就把你捏死了。陈瑞华拇指和食指做了轻捏的动作,对着地上的徐宁吐了口口水,走了。

    徐宁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呕吐着酸水,这些年他努力追求的一切如泡沫一样被人轻轻一戳就啵一声破灭了,换来的,不过是他人的几句嘲笑。他努力地眨了眨眼睛,想把那酸涩感眨出去。

    有人进了屋,跑到徐宁身边,将他扶了起来:师兄,你没事吧?来人是王晓东,他的脸上挂满了担忧。

    徐宁吃力地怒吼一声:别碰我,滚!

    王晓东带着哭腔:对不起师兄,我真不知道会害得你这样。我只是

    滚——徐宁用尽力气怒吼一声。

    王晓东眼睛含着泪水,退到门口,恋恋不舍地走了。

    徐宁睁开眼,便发现不对劲,他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被子紧贴着肌肤,与平时睡觉的感觉不一样,一摸,果然没有穿衣服,连裤子都没穿。再扭头往旁边一看,赫然惊骇,自己身边居然有个毛茸茸的短发脑袋,对方也睁着眼睛,看着他笑了,如果他没眼花,那笑容里有一丝娇羞和妩媚?

    徐宁赶紧问:晓东,这是哪里?

    师兄你忘了?昨天大家给你开庆祝会,你喝多了,非要拉着人家来宾馆开房。师兄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想到还很勇猛呢。王晓东一手去搂徐宁的胳膊,一手掩着嘴吃吃地笑。

    与同样赤裸的肌肤相贴,让徐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同时也惊出了一身冷汗,有这回事吗?他怎么完全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只记得师兄陈瑞华叫上了实验室里所有的兄弟去吃饭,说是庆祝他马上要晋升为学校最年轻的正教授。徐宁本来不想去的,聘书还没有到,就不能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提前庆祝不好,太招摇了。但是架不住师兄弟和学生们的热情,连拉带拽就去了。席间大家说了不少祝福和恭维的话,也被灌了不少酒,但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他真的不记得了。

    晓、晓东,昨晚上没有发生什么吧?你开玩笑吧?徐宁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自己怎么可能和男生去开房,他可是有未婚妻的,而且婚期都将近了。

    王晓东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师兄你觉得这事能开玩笑?说着怒气冲冲地掀开被子,当着徐宁的面,将衣服一件件穿上。

    徐宁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丝不挂的王晓东一言不发地穿上衣服,然后背起书包拉开门走了。他愣在床上半晌,心里感觉非常不安。

    当天下午,他的博导将他叫了过去,老教授拿出他的博士论文和一叠资料放在他面前,非常严厉地说:你的博士论文初审无法通过,这个课题已属他人研究成果,所以你的博士论文还得重新做。学校那边,你的晋升也暂停了。

    徐宁如遭雷击,片刻的失聪后,静下心神来看那一叠证据,那是一本行业专刊,上面刊布的文章正是自己的博士论文研究成果,行文跟自己的大体一致,稍有出入,但是结果完全一致,署名则是陈瑞华,而且发表时间要比自己发表在本校出版的行业专刊的文章早上两天。

    教授,这事绝对是个误会,整个研究实验都是我自己做的,您也全程参与的,陈瑞华只是来帮我的忙,是他窃取了我的研究成果。徐宁怒火中烧。

    当初徐宁做博士研究课题时,高他一届还未毕业的博士师兄陈瑞华非要参与进来,假惺惺地说要来帮忙,其实实验主要都是他自己做的,陈瑞华根本就只挂了个名,但是每次发表阶段论文时,陈瑞华都要求署名,徐宁心里有些膈应,但是也不好拒绝,所以每次发表研究成果的时候,都是自己的名字在前头,陈瑞华的在后头。没想到他居然会在最后关头把自己的研究结果偷去,还把自己写的论文也偷去在别刊物上以自己的名义发表了。

    这事我当然知道,但是现在木已成舟,你的博士论文存在着巨大的争议,所以是别想如期毕业了。我老早就跟你强调过,要严格保密自己的研究成果,保护自己的权益。但是你当成了耳旁风!现在反过来被人反咬一口!老教授敲着桌子,痛心疾首,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简直有点恨铁不成钢。

    徐宁对这个问题也很恼火,他的东西一直都收得很好,论文完成之前,他从来都没有公开过,笔记本电脑是带有密码的,且都是随身携带的,那到底是怎么丢失的呢。他皱起眉头想了半天,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却没有头绪。

    徐宁浑浑噩噩回到宿舍,他去宿舍找陈瑞华,周围的人都说自昨天起就没有见到他,打手机也关机,果真是蓄谋已久。整个下午和晚上徐宁都在忙着整理自己的研究资料,这个实验足足做了两年半才完成,研究资料堆起来都有一米厚,这些资料都要拿去做证据,他要跟陈瑞华打官司。

    徐宁的这个课题在动物遗传学领域独树一帜,至今无人攻破,却被他成功拿下,仅仅只需这个课题,便能奠定他在动物遗传学领域的地位,徐宁也是因此被破格晋升为教授。但没想到这一切不过都只是个泡影,昨天下午陈瑞华那顿饭竟是场鸿门宴,不知道他心里在怎么嘲笑自己愚蠢呢。

    然而这事不算完,当天晚上十点多,徐宁接到一个学生的电话,让他去校园网上看看,徐宁忐忑地打开网站,网站论坛第一个飘红的热帖赫然写着——遗传学博士沽名钓誉,窃取他人研究成果,私生活糜烂,居然是同性恋,他胆战心惊地点进去一看,上面有好多张暧昧照片,两个赤身*的男人搂抱在一起,各种姿势都有,一个脸部打了马赛克,另一个没打马赛克的就是自己。

    徐宁觉得脑袋轰地一下,只剩下一片空白,这虽然是自己的私生活,但是学校不可能坐视不理,学校还是非常重名誉的。尤其要是给自己的未婚妻看到了,那真是百口莫辩了。

    他刚看完贴子,他的未婚妻高雅就跑到宿舍来找他了,什么也没说,就狠狠甩了他两个耳光,然后扔下一句话:姓徐的,我们完了!我绝对不会嫁给一个同性恋!

    徐宁冲着高雅咆哮:我不是同性恋!我是被人陷害的!

    高雅歇斯底里地说:你不是你还跟人上床?证据确凿,全世界的人都看见了,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让我爸以后怎么见人?!高雅的爸,是他们学院的副院长。高雅说完这话,摘下手上的订婚戒指扔在了地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很快,学校便发出了辞职信。博士研究课题的归属问题官司冗长而拖沓,不知何时才有结果。徐宁麻木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是学校给教职员工提供的宿舍,他已经被解职了,无权再住在这里。

    陈瑞华指挥着人将自己的东西搬到门口:放在这里,等里面的东西清出来了再搬进去。

    徐宁看着春风得意的陈瑞华,牙根几乎都要咬碎。陈瑞华将手揣在裤兜里,呵呵笑道:师弟,你太单纯了。还是你这里好,房子宽敞,光线明亮,比我楼下阴暗的房间强百倍,我喜欢。

    徐宁捏紧了拳头,指甲都掐进了手心里,他咬着牙拼命克制住想挥拳头的冲动,转过身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陈瑞华又想起什么,说:对了,下个月是我和高雅的订婚宴,请你来喝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