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青春小说 > 空间之神仙也种田 > 第三十一章 有我在你放心

空间之神仙也种田:第三十一章 有我在你放心

小说:空间之神仙也种田作者:寻香踪

    一个老顾客说:怎么才来,还以为你不来卖了,都不准备买羊肉了。老规矩,给我切三斤。

    徐宁笑着说:既然是老顾客,那就优惠点,还是老价钱。

    要得。我多给你宣传宣传,以后专门来你这里买肉。老顾客也是笑眯眯的。

    下午杀了羊后,徐宁抽了半天空,教寻序学骑摩托。他们先将羊群赶去吃草,寻序给它们划定地方,交待好头羊,就跑到马路上学车去了。现在的农村都是村村通水泥路,交通还是便利得很。徐宁给寻序讲了一下骑车的要点,然后让寻序去骑,再三叮嘱他不要加档,只能骑最低档。他倒是不怕寻序摔着,只怕摔坏了车。

    寻序还是极其聪明的,很快就掌握了窍门,骑得稳稳当当的,还跟徐宁得瑟:很简单嘛,比我学御剑要容易多了。当初他学御剑的时候,还摔得鼻青脸肿的,这摩托车简直太容易了,只要掌握技巧就可以了,自己完全不用费劲。

    徐宁问:你还需要御剑呢?

    寻序笑:早期刚学道的时候,都是要从基本功练起啊。

    你不是神兽么,怎么还需要学道,不是天生就有灵力?

    寻序停下车,长腿往地上一点,那姿势特别潇洒,他斜睨着徐宁: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我不是兽,是神灵。

    徐宁说:那你早期的基本形态是什么,刚一成型便是人形?他觉得聚天地灵气而成的,肯定不可能是人,人都是胎长娘生的吧。

    寻序看着徐宁,一副你居然什么都知道的模样:我忘了。

    徐宁哈哈大笑。寻序一恼,猛地踩下发动机,挂上档,加上油门,一溜烟跑走了。徐宁一看他的速度,赶紧喊:慢点,别摔着了,当心把车摔坏。

    徐涛跑来找徐宁:阿宁,到处找你呢,原来在这里。

    徐宁把目光从已经变成黑点的寻序那儿收回来:涛哥,找我有事?

    徐涛兴致勃勃的:这两天我在街上转了几圈,找到几家门面,你帮我参谋参谋。如果可以,我就把地方租下来装修了,年前是开张不了了,年后再开张。徐涛又问,你觉得我把饭店怎么定位好一些?低档还是中高档?

    徐宁说:这些天我在街上卖羊肉,发现镇里人的消费能力不是一般的低,大家很舍得吃啊,五十块钱斤的羊肉,每天至少要消耗几百斤。所以我觉得可以定位在中高档,如果你不做早餐生意,那就只做中午和晚上的,主要是承接喜事酒宴,把环境弄好一点。

    徐涛说:我打算辛苦一点,早餐也做,我在广东的时候学过广式早点,会做一些,咱们这儿爱喝茶的也不少,那就弄成广式早茶那样的。咱们这儿还没有呢。

    徐宁点点头,人们都爱新鲜,这样一来,酒店的知名度就能够打响了,喝早茶的人就会试着来吃饭,只要口味好,还愁没有客人吗?可以,这主意不错。房子看好了吗?

    都差不多了,我有两个地方比较满意,你帮我参谋一下?徐涛说。

    好,等寻序回来我就去。徐宁掏出手机,想拨寻序的电话,今天早上他去给寻序买了个手机,普通的国产货,几百块钱,说以后赚大钱了再给他换好的,寻序也不挑,高高兴兴地就接下了。

    正准备拨呢,那头寻序就回来了,一脸的兴奋。徐宁说:寻序,下来,车我要用,跟我哥上趟街,有事要忙。

    寻序有些不舍地从车上下来,他还没骑过瘾呢。徐宁说:我先去忙,回来再给你骑。

    徐涛坐在徐宁身后,兄弟俩一起上街,寻序看着徐涛坐在平时自己坐的位置,略有些不高兴,不过看到徐涛的形象,也没说什么。

    徐涛问他:那个寻序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愿意给你放羊啊?

    徐宁嘻嘻笑:我请的长工。

    徐涛自然不信:一看他就是有钱人家,出身不错,怎么愿意给你干这样的活,有点想不通。

    徐宁想了想,说:他这人是很随性的,家里条件是不错,但是他生性散漫自由,不愿意受束缚,就跑出来穷游了。穷游知道吧,现在好多年轻人都喜欢,背个包,身上没什么钱,走到哪里算哪里,没钱了就停下来打工干活挣路费。这种人都能吃苦。

    徐涛虽然不大懂这种穷游,不过听徐宁这么一说,倒也觉得有点意思:那他会在这里待多久?倒是没有想过,寻序这种性子的人,怎么可能穷游,穷游的人要是像他这么孤傲,恐怕早就饿死了。

    我也不知道,随他自己高兴。徐宁确实不知道寻序哪天走,不过有这个理由放在这儿,不管以后寻序何去何从,都能解释得通了。

    徐涛不再追问。兄弟俩上街看了一遍房子,最终定了东大街上,镇上只有两条主街,东西街和南北街,南北街是原来的老国道,也是主街道,相对而言更繁华一些,好店面自然会少一些,东西街主要是居民区,政府、学校都在东西街上,来往的车辆较少,环境相对更安静干净一些,其实比较适合开酒楼。

    徐涛选定的那个房子,房子在东正街,往西五十米远就是镇政府,往东一百米是镇上唯一的高中二中,二中对面就是镇初中,再往东一千米就是镇上唯一也是最大的厂子——食用油厂,油厂的人真是富得流油,东正街上来往的车辆,半数以上都是油厂职工的私家车,要是酒楼的名气打开了,就不怕油厂的人不来消费。徐宁去油厂附近看过,有不少饭馆,不过看起来也没多大特色,构不成竞争威胁。

    晚上过小年,徐涛非要拉着徐宁去自己家吃饭,说一起过年才热闹,晚上他亲自下厨,给大家露一手。徐宁给寻序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今晚上堂哥请他们吃饭,堂哥是大厨,手艺好,寻序听说有好吃的,也没反对。徐宁就跟徐涛说:寻序块头大,饭量大,要多做点饭,不然不够吃。

    徐涛哈哈笑:放心,我一定会让他吃饱的。

    徐宁回家之后,切了两斤羊肉,提到大伯家,说晚上来检验成品,自己回家去干活去了,树坑还没挖完呢,光靠万金贵一个人也不够。徐涛和徐敬山有空的时候,也会来帮忙挖一挖,但是至今也才挖了一百多个坑,离徐宁的目标还差得远呢。还是人手不够啊。

    徐宁想起自己小时候有一次植树节,学校动员所有的学生们去挖坑种树,几百个学生啊,场面那个壮观,三五个孩子一个坑,一上午就挖出了两百个坑,那才叫效率啊。想到这里,徐宁决定自己不挖坑了,到时候去学校借点人力来就好了,不过现在的孩子都金贵,谁还愿意干体力活啊,得许点好处才行,许什么好处呢?徐宁在心里盘算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