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霸权小说 > 大秦之歌 > 第十六章:紫灵芝

大秦之歌:第十六章:紫灵芝

小说:大秦之歌作者:白影主

    慢着。一个跟在城主身后的中年男子长叹一声。不准伤害他们。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牌子,漆黑鎏金,雕刻着第五司三个字。

    这是何意?城主目光一凝。

    方才接到帝都那边命令,保护他们安全。这个人是第五司的人,私底下也算是城主的朋友。否则以第五司人的性格,根本不会多说一句。

    难道我儿子就枉死了吗,还有没有王法,难道第五司就可以无视大秦律法?城主此时情绪激动,语无伦次,若是平时,他绝不敢说出这样的话。

    你儿子杀害平民六十三人,奸淫民女一百八十有余,烧坏民居十三间,按照大秦律法,十条命都不够死。那人冷冷说道。

    至于你,还算奉公守法,不过若是细数罪状也够摘下人头了,所以你可以选择让你儿子枉死,或者陪他一起去死。

    城主神色一僵,他自然知道自己儿子做过了什么,但是没能想到第五司也一清二楚。只是不会去理会这种小事而已。他百般宠溺包庇的独子今日身死,巨大的悲痛让他失去了理智。

    哼,你分明跟他们是一伙的,假冒第五司的人污蔑我儿,来人,给我杀了他们。他已经不在乎生死,妻子已亡,家中仅剩自己一人,百般宠溺独子丧命,对他来说,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然而他失去了理智,那些卫兵并没有,他们听过第五司的名头,却没想过第五司离自己这么近。

    第五司的令牌伪造固然容易,只是胆敢伪造的人都被剥皮做成稻草人了。所以就算城主咆哮着,他们也不敢动手,忤逆第五司意思的都要诛连九族。

    既然如此宠爱自己儿子,为何不好好管教他。你纵容他作恶的时候便应该想到今天。上官君月说道。总会有人觉得自己才是人,别人都算不上是人。

    那人摇摇头,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把他关押起来。他命令卫兵把城主抓了起来。

    景歌更为惊讶的是第五司的影响力,即便是在离第五千里之遥的城市,仅凭一块令牌便可以命令城主府的卫兵。

    是因为那些人畏惧它,但凡忤逆它的,它都会用最血腥最残酷的手段告知世人后果。

    在这座城,三年前有人用假的第五司令牌招摇撞骗,结果被绑在城中央广场,活活的剥下皮套在稻草人上,而那人被剥完皮还没有死,你能想象一个全身被剥了皮的血淋淋的人惨嚎着在四处挣扎哀求别人杀了他带给那些人的恐惧吗?上官君月知道景歌在想什么。

    景歌看着她,说道你这么聪慧,我开始慌了。

    她似乎能看透人心,总是能猜到别人在想什么,然后做出恰到好处的反应。

    月儿跟他对视,莞尔一笑。

    紫灵芝给你。景歌把紫灵芝递出去。

    我接到的命令是保护你们的安全,其余的不归我管。告辞。那人说完便离开了。

    这些小人物都不知道紫灵芝是干嘛用的,只会准确执行上面传达下来的命令。月儿说道。走吧。

    帝都通往河东郡的官道上,一队轻骑疾驰而过,路上行人纷纷躲避。

    这是一队流云驹。流云驹极其珍贵,它的体型远超寻常马匹,额头上有块云状白斑,又能日行千里,故名流云驹。这是神州大陆上最快的马匹,纯血的流云驹极其罕见,通常只配给军方用作传递加急情报。寻常人家根本不可得,私藏流云驹是死罪。

    为首的是一个青年,他双手拢在袖袍中,面无表情,目光清澈宁静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是第五司的主事御史大人莫坤。

    他看上去温和无害,而他胯下的流云驹则不然。流云驹本性凶残高傲,未驯化的极富攻击性。路上有躲避不及的行人,他胯下那匹雄壮的流云驹根本不会减缓一丝速度,直接抬起蹄子把行人踩翻在地,数匹流云驹踏过,倒霉的行人已经变成一摊血泥。

    跟在莫坤身后的手下紧紧拽着缰绳,流云驹的速度极快,普通人根本没办法驾驭它,即便是第五司里面的精英乘坐在上面都显得很艰难。他们已经跑了一天一夜没停歇了,即便是在夜晚也在赶路,一向以耐力速度著称的流云驹都有些吃不消。

    莫坤稳稳的端坐在上面,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身体轻微晃动着,跟流云驹的步伐形成一种节奏,抵消了流云驹疾驰带来的颠簸。

    清晨时分,莫坤举起一只手,示意停下。在此休息片刻。

    他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那座笼罩在朝阳下的安义城。

    安义城的一家客栈里,景歌早早的起床,他推开窗户爬出去。坐在屋檐上,两只鸟儿停在他身旁,脆生生的叫唤着,跟他一起远眺青山平原。

    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爬上来,惬意地深呼吸了几下,享受着这平凡而美好的时刻。对,在景歌看来,太阳千千万万年这样毫无新意的跃出地面也是如此的美妙动人。

    太阳逐渐刺眼,景歌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沿着屋檐偷偷摸摸的爬到月儿房间钻进去,轻手轻脚的走到她的床边。

    月儿双眼紧闭,修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被子覆盖着半截身子,轻薄的丝质睡衣紧贴着凝脂般的肌肤。

    锁骨稍下纹着的那朵娇艳红花若隐若现。景歌搓了搓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无声的奸笑着。

    有门不走非要爬窗?我又没有不准你进来。月儿没有睁开眼睛,慵懒的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