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爽文小说 > 无限之怨满万界 > 对眼

无限之怨满万界:对眼

小说:无限之怨满万界作者:脑咸

    花府家规甚严,花满楼不仅不像镇上其他少爷一样从小就流连于烟花场所,就连女人也不曾接触几个,哪里见过如此场面。他盯着陆小凤,就感觉到这对乌黑的大眼睛就像有魔法一样,一不留神魂儿都要被勾走了!同时,耳边传来令人怜惜的话语,花满楼不禁痴了,脸颊一下子红了起来。

    看到花满楼这般姿态,陆小凤心里老早笑开了花,表面上却强忍着笑意,小声地问道你叫花满楼?

    花满楼听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痴痴地点了点头。头已经点下来,他才反应过来,匆匆忙忙反问你叫陆小凤?

    可是看你这样严肃,也不像传说中那样,无时无刻带着阳光般温暖微笑,眼睛虽瞎但心灵像明镜一样的花满楼啊听得出来,陆小凤对花家先祖是很崇拜的,言语中丝毫不吝啬赞美。

    那你怎么没有四条眉毛啊?可能是男性的本能,花满楼过于敏感地认为陆小凤是看不起自己,但又不可能出言贬低自己的先祖,心里一急,就脱口而出。

    陆小凤听了以后,忍俊不禁地一笑。这呆子也不是很傻嘛!

    同时,花满楼见她笑靥如画,觉得这人即像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又如同逍遥在山林中的精灵。

    不去谈以后会有什么变故,此时此刻,两人算是初步对上眼了。这两人的姿态也落在长辈们眼中,让他们煞是开心,就连一向严厉的花圭臬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陆家老太太一下子愣住,脸上的笑容也凝固起来,过了许久,才苦笑地指着花圭臬说我算是明白了,你这孩子原来也不老实啊。你故意的吧?

    是的,其实这件事是花圭臬早就算计好的。他很早之前就暗地里和当时和他穿一条开裆裤的好兄弟陆飞凰商量好要订一门娃娃亲了。所以两人故意这样取名。谁叫先祖陆小凤和花满楼在隐居之后经常念叨如果对方是女性,就肯定会娶对方。

    所以他只能尴尬地一笑,打了个哈哈,赶紧挥手把花满楼招来,向他们介绍。我儿子,花满楼。话很简短,语气很生硬。不过好在花满楼早就习惯,依然保持着君子九容。

    他脚步稳重,间距适中为足容重

    他单手后立,另一只手放于腹前轻握为手容恭

    他眼睛直视,目光平和为目容端

    他嘴唇厚重,嘴巴轻闭为口容止

    他呼吸缓慢而悠长为气容肃

    他站姿端正,保持中正,不依不靠,为立容德

    他—气色庄重,面无倦意,表情要明亮而严肃为色容庄。

    他怡然自得地走到众人跟前,带来翩翩君子之风。花,陆两家之人都感觉眼前一亮,内心不约而同地叹道好一个翩翩君子!。花满楼对他们赞赏的眼神坦然处之,刻板地保持着作为君子的庄重中正。

    另一方面,相比于众人的欣赏,花圭臬内心却沉重的多。花儿,还是没有吃透圣贤的精义,只流于表面。刻板的模仿让圣贤的教诲沦为作秀。但他不清楚花满楼之所以故意作秀,只是为了得到花圭臬的赞赏,哪怕仅仅是一个眼神也就足够。

    前文已经提过,相比于花圭臬足以傲人的天资,花满楼就泯然众人了。但望子成龙则是每一位父亲的共同期望。特别是花圭臬痛失爱妻,只能更为严格地要求花满楼。而且坏就坏在,花满楼本身就是一个极其懂事的孩子,即使花圭臬定下的任务有多么艰难,他也会一个人舔着伤口慢慢完成。

    爱迪生的名言天才是99的努力1的灵感流传得很广,但很少有人知道还有隐藏的下半句有时候,1的灵感比99的努力更为重要。所以从小到大,即使花满楼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花圭臬预期的目标。同时花圭臬则因为苦于治国,平天下无路,对他的教育多有疏忽,一味追求结果。父子二人从来没有像父子一样面对面地要求,他所扮演的多是一个严师的形象。

    又是叹息我就如此差劲吗?花满楼眼神一暗,身体本能保持着君子式的站立,但已经完全是行尸走肉了。久病成良医,从小苦于对儒家精义无法理解,就只能选择满篇背诵;而现在因为苦于始终无法实践先贤言行,就只能从典籍中生搬硬套。多年下来,模仿,可谓说是他的看家本领了。

    花满楼被按到毗邻陆小凤的位置坐下。不同于花满楼的无精打采,陆小凤就显得极为活泼了。她一开始还难得记得装淑女,樱唇轻吐你就是花满楼哥哥?而小仙女口中的花满楼哥哥现在却在神游天外,丝毫没有听到陆小凤轻轻的呼唤。

    一声没有听见,陆小凤也不恼。她第二声叫唤,黄雀般空灵的声音同样没有将他的精气神从天外拉回。三声,四声,陆小凤看着花满楼本能反应下保持地正襟危坐(模仿是他从小千锤百炼得来的本能,即使魂游天外,身体仍然保持着最标准的坐姿),气不打一处来。

    从小到大,因为父亲的宠爱,再加上自己仙女般的容颜,无论走到哪里还不是重人的焦点,现在竟然被一个也就是走路蛮好看的臭坏蛋多次无视了。她眉头紧皱,沉重的呼吸从琼鼻中喷出,咬着一口银牙,右手便运起看家本领灵犀指的手法,瞬如闪电地戳到花满楼的右臂上,然后捏住一块ruan肉,狠狠地一掐。

    强烈的疼痛从右手的ruan肉传递到花满楼的大脑神经,刺激得他下意识地跳了起来。啊!从小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花满楼倒吸着冷气,惊叫出声。他气愤地瞪着正装模作样,摆出一幅无辜的样子的陆小凤。

    花满楼,怎么回事?花圭臬威严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气愤。花满楼也不解释,赶紧向各位长辈鞠躬致歉,然后强定心神坐下。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怎么解释也没有用!父亲只在乎你平常表现地怎么样,他才不会管你因为什么导致失礼的呢?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他心里默念,化解掉气愤之情。但他肯罢休,陆小凤可不肯。陆小凤看着花满楼一幅呆板的样子,心里暗暗发笑难得碰到这么一个傻蛋,要好好戏弄他

    陆小凤打定主意,俏皮地一笑,然后轻轻地拉了下花满楼的袖子,小声地说道。语气中故意伪装出委屈,和难受。花哥哥,是我调皮,不要生气好吗?

    花满楼心里苦笑着,转过头去,就看得见陆小凤仙女般的容颜,香唇轻启,俏皮地吐了下舌头,两只眼睛迷人地眨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