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代妈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春代妈 -> 小时候长春借卵,我们吃过很多奇怪的东西
小时候长春借卵,我们吃过很多奇怪的东西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圆梦孕妈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圆梦孕妈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长春代妈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小时候吃过很多奇怪的东西。本来都忘掉了,昨天跟朋友聊着聊着,一下子又想起来了!

  “老鼠屎!”我们同时叫起来。那种黑乎乎的、一粒一粒的东西,吃着吧,酸甜苦涩咸,五味俱全,五味都不咋地,当年也没觉得多好吃,实在也是因为没什么东西可吃。

  上网搜,查出来它大概是叫作“盐津枣”的一种蜜饯,用陈皮加各种调味料腌制而成。为什么叫它“老鼠屎”呢?因为从大小到形状,你确实无法把它想象成别的什么东西——我们那个时代,什么都稀罕,唯老鼠不稀罕,家家户户,多少总有两三只的。老鼠屎也是窗台上、橱柜顶、米缸里常可发现的物事。取譬于近,这算不错的了——我才知道,上海人原来是叫它“鼻头污”的,不洁中更添了两分亲切、八分猥琐。总而言之,都被我们穷凶极恶地吃下去了。“老鼠屎”装在透明、薄软的塑料盒子里。酸梅粉则是用很小的一个塑料袋包装着:褐黑的粉末,用袋子里自带的塑料勺舀着吃。这些小勺子捏在手里很轻软,勺柄被塑成各种造型:西游记人物、小动物、十八般兵器,以及米老鼠、唐老鸭等等。为了搜集勺子,我们一袋又一袋地买粉,一袋又一袋地吃着。一袋酸梅粉可以吃很久。跷起兰花指,小勺子伸进去,平平地舀一小勺,送进嘴里,裹在舌尖上,用力一抿,粉就融化了,酸酸甜甜。就算在上课的时候,也不肯舍弃这种享受。老师在黑板上写字一转身,这位同学就迅速地塞一勺粉到嘴里,坐得端正,嘴巴关牢,舌头在享受,无人知道。糖粑。裹着生面粉、雪白干净的糖粑,两分钱一小块,五分钱一大块。卖糖粑的人,蹲坐在校门口,膝前放一只铺了塑料布的竹篮子。糖粑们在里面卧成一堆雪山。吮掉表层的面粉,露出里面的浅乳黄色。一口咬下去,邦邦硬,性子急能把牙给崩了。正确的吃法是用舔。用口水舔湿了它就软了,但谁也不舍得一整块地放进嘴里,要先从边上舔软一点点,然后用犬牙咬住,歪起脑袋,狗啃骨头一般地撕咬,双手还要同时抓紧糖粑,往外拉,拉出一长条晶晶亮的奶黄色糖线。经过这样一番奋斗,含在嘴里的那一小团香甜,更加令人快乐。五分钱是大数目,一个人出不起。所以经常会看见两个小孩在路上拔河,后腿蹬地,后槽牙紧咬地在分割一块糖粑。那一块糖粑,被抻成了一根橡皮筋,越拉越长,越拉越稀薄,终于断成两半。于是各自欢呼一声,各自挥臂仰脖,伸长了嘴,去接那依旧飘在空中的一缕糖丝。拉糖粑这件事很有讲究。越用力气的那个人,分到手的就越少。这就很考验两个小朋友的智商、情商,以及肢体协调能力了。真可谓“物虽微,其见深矣!”糖粑是用麦芽糖做的。麦芽糖这东西,比普通白糖额外多出一股清甜的香。坏处呢,是黏,太他妈黏了,伍零贰胶似的!要做出这鬼玩意儿,非得有一把子大力气不可。为什么这样说呢,上次我买了一罐子麦芽糖,准备熬了再加牛奶、花生,做正流行的台式牛轧糖来着,结果,连手都被黏进锅子里去了。牛屎糖就是牛屎色的、小小的方块糖,用简陋之极的油纸包着。外婆从老家来看我,就从贴身的衣服里摸啊摸——她穿的是老式斜襟的藏青布褂子,没有口袋的那种,我一直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摸出来的。她摸出了一块布手帕,帕子里包着几块已经半融化的牛屎糖,满意地看着我一把塞进嘴里,甜!牛屎糖据说是用甜菜汁熬出来的。那种简单的甜味,已经很能让小孩子满意了。小孩子的口味像老年人,爱甜软熟烂。所以外婆爱吃的东西,我通常也是喜欢吃的。所以我很喜欢外婆。外婆脾气一日一日地变坏,在女儿家住不长。住一阵子就会大吵一架,就会负气而走。回三十里外的老屋去,跟外公继续住一块儿,继续三天打两头闹,闹狠了再回到女儿家来——“投靠”。她用布褂子的衣角,小心地擦拭着眼角,跟邻居们说,“嫌我吃闲饭,饭桌上女婿拖我碗,肉都不给吃。”天地良心!母亲气得扑出门外要去撞卡车,以示清白。外婆生气又要出走,布褂子上下拍拍,像要拍落怨愤一般,胳膊肘里挽了一只蓝印花老布包裹,里面装着一应洗换衣衫。包过又放大了的小脚,一小步一小步地走远了。走几步,抬起胳膊肘抹一抹泪。有几缕白发从发髻上滑落,在脸畔飘。我呆头呆脑地看着,心里好难过,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敢跟过去,她的那个背影,慢慢地,镂刻在我记忆里,成为对她最深的印象。多年以后,她已经不在人间了。晚辈们聚在一起,恍然大悟地说起来:“那是老年痴呆的早期症状啊!”“你说我们当时谁能懂呢。”“是啊,县里医生都没听说过这个病。”“这都是命啊。”我听着,依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冰糖不是奇怪的食物,但属于奢侈品。我对冰糖最早也最深的印象,是在老家那边老屋里。木头屋梁架得高,窗户也高,一进一进地深下去,一进一进地住着许多户人家。老屋里到夏天也还是阴凉的。敦厚而满布伤痕的木头门槛,经常把着急的小孩绊个跟头。门槛外面,是青石板铺的天井。天井里有水井,井边长着青苔和蕨类。老屋里永远有一股子怪的气味。不难闻,但闻久了想打瞌睡。像木头,像草,像中药,像太阳晒过的丝绸,又像雨水淋湿的瓦。在爷爷拥有的那间屋子里,冰糖放在华丽沉重的大玻璃罐里,一块一块的,晶晶亮,爷爷用它来招待小客人们。用长长的竹筷子,毫不吝惜地夹出最大的一块。这屋子拐拐角角里,会藏着什么宝贝吧?小客人两手捧着冰糖,一边珍惜地舔一边左顾右盼,一边想。长辈们说,我是爷爷最喜欢的孙女,他总夸我是最乖的。可是现在,我已经不记得爷爷的相貌了。爷爷去世的那个夏天,我刚刚进入小学一年级。我只知道爷爷到县城里来了,住在山脚下的县医院。县城算个小山城。我们家住在一个小山坡上。晚上,父亲不在家。母亲带着我们姐妹在堂屋里乘凉。大门是开着的,风隔着纱门吹进来,清凉的夜风。我们坐在竹床上,月亮的光,朗朗照在地上。母亲回忆,说那天晚上,她惦着在医院里陪床的父亲,心里面没长春借卵着没落。蚊香快点完了,她准备再拿一盘来。刚刚从凉床上起身,就听见院子里轰然一声,然后看见一棵树的影子倾斜过来,映在了纱窗上。那棵树十分高大,枝繁叶茂,乌黑的树影压着纱窗,枝叶摇动的样子都非常清楚。“院子里的树倒了!”她恼火又吃惊地想着,顺手抄起蒲扇,开了门,走到院子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倒下来的树。窗台上也干净,一片树叶子也不见。她左看右看,突然想起来,院子里根本就没有种过树。此时此刻,月光沉沉如水,虫鸣在阶。母亲说:“我心里面真发毛,又惦记着你们,就想着赶紧回屋里吧。”母亲没忘记在开纱门之前,先用蒲扇在门上扇几下,赶走蚊子。就在她推开门的瞬间,爬在凉床上的姐姐,望着她身后,欢喜地笑起来:“爹爹!”我们那边叫爷爷为“爹爹”,外公则为“家公”。母亲说她赶紧回头,不,身后什么也没有。她的冷汗就下来了。“爹爹在哪?”“咦?”姐姐张大了她眯眯缝的小眼睛,四下里一找,噘起了嘴。当夜的情况,据母亲回忆就是这样的。她说怕吓着小孩子,当时一声不敢吭。直到凌晨五点,等回来了父亲,等回了爷爷于昨晚九点半走掉了的消息。这件事被当成灵异事件,在亲友中一次次重述。听得我都能倒背如流了。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最初听到的时候,我甚至默然地吃起醋来——不是说,爷爷最喜欢的是我吗?为什么他最后道别的人,不是我,却是姐姐呢?姐姐和我是双胞胎。一同来到世上,她因为先行一步,被医生用产钳夹到了脑袋,落下了智商残疾。从小,她没有我聪明,没有我乖巧,没有我能说会道,名义上是姐姐,实质上一直是妹妹的跟班——我爬墙上屋,她在底下放哨,我踏石过河,她是在河中心受阻于水,吓得哇哇大哭的那个角色。我是堂吉诃德,她是桑丘。她大概只有一点比我强,就是逢人便笑,开心地、认真地笑着,小时候是那样笑着,到今天还是会那样地笑着。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强颜欢笑,什么是应酬的笑,什么是含讥带讽的笑……也许,现在的我想,正是因为如此,那一夜爷爷的灵魂——如果真的有灵魂存在,才会毫无顾忌地现身于她的眼前吧。又一年的春天来了。学校的后山坡上,青草长出来了。嫩绿的草芽儿,一摇一摆地在风里。贪吃的小朋友们来了,猫着腰,熟练地找到一种茅草,剥开还未来得及抽花的穗子,绿衣撕脱,露出细白柔软的芯,吃的就是这个部位。嚼一嚼,微甜,清凉,娇软。再嚼一嚼,吐出棉絮一样的渣。

  野蔷薇发出的嫩枝也能吃。趁它还没来得及长出硬刺,把淡水红色的外皮剥一剥就可以吃,脆嫩的,带微甜的水分。开小黄花的酢浆草,心形的叶子可食,酸唧唧的。“杠板归”,吃它背面带细刺的三角形叶子,酸得比酢浆草带劲。“杠板归”的果子成熟了,是一串串蓝紫色、绛红色的小珠子,很美丽,吃到嘴里有点甜。最好吃的野果,在春末夏初出来,熟了是紫红色,像许多珊瑚珠攒在一起。浑身带刺却最受欢迎,也爱长在小山坡上,去晚了就一粒也找不着了。我们那里叫它“人梦子”。后来我知道了,其实就是《三味书屋与百草园》里说的“覆盆子”,就是刺莓。蔷薇科悬钩子属“空心泡”一组的植物。还有一种叫“蛇梦子”。就是蛇莓,故老相传不能吃,有毒,有蛇爬过的。我大无畏地吃过几粒,并无异常,只是果子寡淡无味,松泡泡的,不值一吃。还有“灯笼果”,红红黄黄甜丝丝的小果子,藏在灯笼样的外衣里。可惜产量太少了,很难找得到。很多年后,一个秋天的黄昏,我在北京的一个天街底下看到有人卖它,说是东北“姑娘果”。勾起了怀旧心,买了几斤回去。秋天有野葡萄出来。野葡萄长在山里,据说藤蔓缠在大树上,寻常人等采它不到。但到了时令,学校门口总是有卖。黢黑精瘦的汉子或者圆胖而满脸带笑的妇女,提着竹篮子,坐在路边上。这种果子,跟葡萄长得没什么两样,就是个头小了许多,溜圆紫黑的一串又一串,底下垫着一层层树叶与茅草。后来我看到日漫人物那种夸张的乌溜溜黑眼珠,就会想起小时候吃过的野葡萄。味道呢,也就是葡萄的味道,但印象中,滋味似乎更为浓郁。也许浓缩就是精华,也许只是因为——真正的葡萄平时根本吃不着。总之这个东西,很让我心折,很让我雀跃。五分钱只能买到一两,还要扣秤。好吃的孩子大都也傻,不计多寡,欢天喜地。有一次我找家里要了五毛钱去买。卖野葡萄的妇女只给了刚够捧在手心的一小把。旁边一个路人看不下去,特地走到边上来说:“你怎么不找人家小孩钱?”才算给我挽回了损失,免了回家一顿嘲笑。秋天还可以吃草根。这种茅草喜欢长在沙质土地上,其根白净纤长有节,盘旋于地下,我们又挖又拽又掏,把它弄出来,用自来水洗一洗就吃,像吃甘蔗一样。好像作家鲍尔吉·原野也写到过他们的草原上也有这种草根——人们把草根挖走,在沙地上留下深深的洞,路过的马啊驴啊羊啊,就被陷进去别了腿。挖草根的大日子,是在一年一度的校园运动会上。《运动员进行曲》响起来了,运动员们雄赳赳气昂昂上场了,闲人们就离开了学校,走进了田野,爬上了河堤……屁股朝天,两手不停,下死劲儿在地里面刨。大喇叭把运动会的口令声、评判声、加油声绵延不绝地送到耳边,大家的干劲更足了。拐枣,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明明是树上结出来的吧,看上去又像树根,而且是生了根瘤的树根:黄棕色,疙疙瘩瘩,乱糟糟的,简直无法形容,像核辐射之后的产物。我们那边骂人长得丑且矮小,就会说:“长得跟拐枣似的!”但真是很好吃呀!一丝丝的甜蜜从口腔流过喉咙,口感比香蕉、苹果更沙而绵软,糖分多到黏手。这个产量也少,全城据说只有一棵,就在桐城中学里。父亲少年时在桐中上学,经常爬上去摘的就是那一棵。桐中是我们那边的重点中学。我智商低又不用功,贪吃贪玩,没能做成父亲的校友。所以也无缘见识到那棵拐枣的真容。我查了下拐枣的家谱:拉丁文名Hovenia dulcis,鼠李科 、枳椇属落叶乔木。别名万寿果、俅江枳椇、金钩梨、鸡爪子等等。也是好多年没吃过了。万能的淘宝应该能买得到,可也并不觉得非买不可。留在回忆里也很好。推荐阅读

  契诃夫说:“不管狗和茶炊怎么闹腾,夏天过后还会有冬天,青春过后还会有衰老,幸福后面跟着不幸,或者是相反。不管这多么令人伤心,需要做的是,根据自己的力量,完成自己的使命。” 《不管狗和茶炊怎么闹腾》是一本关于生活有常和人生无常之间较量的随笔集。全书共分为三个部分:“旧家山”“闲花草”“凡人歌”,从家庭琐事、市井生活写到日常饮食、山水花草等文化掌故。 以敏锐的触角捕捉到一地鸡毛生活的背后所透露出来的暖意与温柔,并佐以博识的跨界、犀利的见解和智趣的调侃。平静的日子在她的笔下显得尤为意蕴深长而情致动人。 像是一位既天真又通达的生活哲学家,在充满烟火气的讲述中,对平凡人的生活作了充满禅意的回望与记录。 王这么,七十年代生,安徽人,豆瓣人气 。曾出版《簪花的少年郎》《万物皆有伤心处》等多部散文集,以其透彻而犀利、博智而亲民的文风吸引了一大批读者。贰零壹陆年出版的文化随笔集《大好河山可骑驴:中国之美在宋朝》,一经问世迅速占领各大榜单,成为该年度的现象级文化图书之一。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代妈看到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