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代妈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春代妈 -> 什么女仆?长春代妈这是什么不平等合约?以为上演霸道总裁的戏码
什么女仆?长春代妈这是什么不平等合约?以为上演霸道总裁的戏码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圆梦孕妈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圆梦孕妈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长春代妈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晚上八点半。

  江楠楠准时坐在顾昀面前。

  依旧是上次那个落座在半山腰的别墅,灯火通明,江楠楠却只感觉出浓浓的凉意。

  顾昀坐在她对面,一举一动都带着贵族般的高贵。

  他那张举世无上的脸上,勾勒出美的惊魂动魄的线条,只是眉眼之间又带着浓浓的冰冷,无形中带来的浓浓的压迫气息。

  他骨节分明的手放在桌子上,将一份文件推到江楠楠面前,轻轻把玩着手中的戒指,似笑非笑,“有一个合作,不不知你可否感兴趣。”

  “什么?”江楠楠疑惑抬眸看他,琉璃般的双眸此刻越显明亮与清澈。

  顾昀懒懒的看了她一眼,薄而优美唇勾起,指了指桌上的文件,“自己看看就知道了,我想你一定十分感兴趣。”

  他目光带着炽热的深沉,在触及到她泛红的眼圈时,眼眸闪了闪。

  江楠楠垂眸看向文件,伸出葱白如玉的手指拿起,是一份合约。

  “甲方:顾昀。”“乙方:江楠楠。”

  “合约期间,乙方无条件的为甲方服务,只要甲方有需要,必须随时赶到甲方的身边,同时与甲方演戏,听从甲方的所有命令对付与甲方一切不对付的人。”

  “作为回报,甲方会为乙方承担一切乙方弟弟的住院费用,会为乙方弟弟提供最好治疗环境。”

  “甲方随时可以解除合约,但乙方不能,在甲方没没发话之前务必尽到全责服务。”

  “特殊注明:乙方要照顾甲方的生活起居,简单来说,就是担当女仆的角色。”

  江楠楠:“......”

  这摆明了是一份不公平的合约。

  还有最后一条特殊注明是什么鬼,什么是女仆?以为是上演霸道总裁的戏码么?

  江楠楠满头黑线,偷偷瞄了顾昀一眼,他面色寡淡的坐在那里,神色淡然的看不出喜怒。

  “考虑如何?”察觉到她的目光,顾昀抬眸扫了她一眼,桃花眼中带着一丝恶趣味。

  江楠楠尴尬的咳了两声,目光四处游离,“最后一条,能不能改一下。”

  “理由。”顾昀挑了挑眉,大拇指摩擦着戒指上的飞鹰。

  江楠楠又咳了两下,抬眸笑嘻嘻的说道:“顾少,你看啊,我平常要照顾我弟弟的,恐怕,没时间啊......”

  “我不介意你将你弟弟接到这里。”顾昀面无表情的说道。

  江楠楠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有些纠结,有些心动......

  顾昀像是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似的,作势要将桌上的合同收回来,清淡的说道:“若是不愿意,就算了。”

  “等等。”江楠楠忙伸出手,咬着牙,豪迈的丢下两个字,道:“我签。”

  顾昀嘴角勾起一抹阴谋得逞的弧度,将手缩回来,不发一言。

  为了潇潇的治疗,她忍了。

  双手微颤的拿起笔,江楠楠歪歪扭扭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手印。”顾昀及时将印泥递过来。

  江楠楠一阵恶寒,她甚至感觉,这是顾昀早就打算好的。

  她颤抖着手按上自己的手印,不知道自己日后的命运将会如何发展。

  按完手印后,顾昀毫不留情的将合同拿走,将剩下的那一份递给她,道:“一人一份。”

  江楠楠抿了抿唇,点点头,将合同小心翼翼的收起来。

  待这一切弄完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江楠楠看了眼窗外,有些纠结,顾昀的别墅坐落于山脚,张朝也已经离开了,她要是回去的话难道要靠脚自己走回去么?

  “我去休息了。”得到合同后,顾昀站起身子,慢条斯理的理了下衣摆,准备离开。

  江楠楠心头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她忙叫住刚迈开步子的顾昀,咬唇询问,“顾少,可否请你给张朝打电话,让他送我回去。”

  顾昀嗤笑一声,眸色渐深,头也不回的叫了一个人的名字,“张妈。”

  “诶。”一面色和蔼的中年女人小跑着来到两人面前。

  顾昀已经大踏步离开,客厅中只剩下江楠楠与张妈两人。

  “江小姐是吧,我来带你去住的地方。”张妈热情的迎到江楠楠面前,笑的一脸和蔼。

  “谢谢。”江楠楠笑着致谢。

  张妈摆摆手,领着她走向二楼。

  江楠楠跟在她身后默不作声的走着,她不是不爱说话的人,只是张妈是顾昀的人,她怕不小心说错什么。

  不过张妈倒是爱说话的人,在领江楠楠去休息的路上,一直和江楠楠搭话。

  “江小姐,你这是和顾少在一起了么?”张妈凑近她,模样甚至八卦。

  江楠楠哭笑不得,没想到这老人家的八卦之心一点也不比他们年轻人差。

  她摇摇头,神秘兮兮的凑近张妈,比划着拳头,模样甚是可爱,“我与顾少不是在一起了,我们两人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哎呦,这可了不得哦。”张妈先是一惊,面上浮现出诧异,随即笑了笑,模样准变甚快,捂着嘴笑了,“江小姐别看我年龄大就想框我,我啊,人老心可不老。”

  “你可是顾少第一次带回家的女生。”张妈说着,像是想起什么,在江楠楠身上不怀好意的打量两眼,接着道:“还有上次......”

  江楠楠神色微变,又想起那天早上的事情,她尴尬的笑了笑,道:“上次那只是意外。”

  张妈从江楠楠身上感受出前后的变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忙闭口不言。

  她一路领着江楠楠来到要住的房间,打开门,恭敬的说道:“江小姐,这就是您的房间。”

  话罢,张妈先行离开。

  一直到张妈走后,江楠楠才意识到不对劲。

  她的房间?她不是只暂住一晚么?

  合约的最后一条钻进她的脑海里,江楠楠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难道顾昀的意思是让她长久住在这里?

  整个房间的布置是以黑白色布置为主,像极了顾昀那家伙身上的气息。

  晚上。

  江楠楠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江潇潇的事情,顾昀的不平等合约,让她一时间丧失方向。

  她现在的选择是对的么?

  后半夜,江楠楠才缓缓入睡。

  翌日。

  江楠楠六点醒来之后就再也睡不着。

  她现在的状态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睡得比猪晚,起的比狗早。

  客厅,她顶着浓浓的黑眼圈下楼。

  餐桌上,顾昀坐姿优雅的靠在椅背上,一举一动都犹如定格的画一般。

  江楠楠没想到他会起这么早,刚想偷偷重新溜回房间,身后传来一道冰冷如恶魔般的声音。

  “过来。”

  江楠楠身子一僵,立马转过身,脸上堆起假笑,笑嘻嘻的走到顾昀面前,道:“顾少,早上好啊。”

  顾昀冷漠的抬头看了她一眼,薄而优美的唇缓缓勾起一抹弧度,道:“坐下。”

  “是。”江楠楠犹如被点到名字的小学生一般,十分乖巧的回应。

  顾昀嘴角闪过一抹满意的笑意,面色寡淡,“今天没什么事情,你可以去处理自己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江楠楠像一只可以展翅翱翔的小鸟,脸上立马堆起笑脸,笑的开心,“收到。”

  顾昀冷哼一声,没有看她,低垂着眼帘,道:“早点回来,否则......”

  真是一个魔鬼,随时随地都在威胁她。

  江楠楠忍不住腹诽,但脸上的笑意只增未减,她使劲点点头,道:“顾少放心,我这个人一向是最准时的。”

  顾昀抬眸,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吃完早饭,等江楠楠换好衣服下来后客厅中已经没有顾昀的身影。

  她径直走出别墅,外面一辆黑色低调的宝马车正一动不动的停在路边。

  这是谁来看顾昀了么?

  正在她奇怪之时,宝马车中走出来一个面色严肃的男人。

  男人毕恭毕敬的走到她面前,微微佝偻着身体,道:“江小姐您好,我是顾少专门派给您的司机。”

  江楠楠诧异的捂住嘴巴,小声嘟囔,“还算他有人性,起码没让我徒步走下去。”

  “江小姐在说什么?”男人歪了歪头,疑惑的问道。

  “没事,走吧。”江楠楠摇摇头。

  在江楠楠坐上车离开的时候,一辆车急速驶进别墅大门面前。

  车内的女人面容买扭曲,脸色气的酡红,她透过车窗看了眼顾昀别墅的方向,命令,“跟上前面那辆车。”

  “是。”

  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江楠楠那样一个土包子有什么资格可以住进顾昀家里。

  医院。

  男人停车,绅士的替江楠楠打开车门,一丝不苟的说道:“江小姐,目的地已经到达。”

  “谢谢。”江楠楠受宠若惊的下车,朝着男人笑了笑。

  走了没几步,江楠楠看车子依旧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不免奇怪,又重新退回来,敲了敲车窗。

  男人严肃认真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你不走么?是还有其他人要等么?”

  男人摇摇头,神色端正回答,“我是顾少派给江小姐的司机,只会为江小姐一人候命。”

  江楠楠摊了摊手掌,不愧是顾昀身边的人,连冰冷话少的性子都是一模一样。

  她朝着医院里面走。

  江潇潇病房门口。

  她正好撞见接完水准备回房的小月。

  “小月。”江楠楠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月回眸看向江楠楠,脸上浮现出惊喜,“楠楠,你来了,吃过早饭没?”

  江楠楠点点头,问道:“我弟弟呢,怎么样了?”

  “情绪比昨天好多了,今天早上还喝了一大碗粥呢。”小月微笑着说道。

  江楠楠悬着的心稍稍下降一点,道:“我进去看看。”

  病房内。

  江潇潇正坐在可以晒到阳光的沙发上,垂眸十分认真的看着韩寒的书,阳光照在他瘦骨嶙峋的身上。

  看到此景,江楠楠心中一阵酸涩,不忍心打破这美好的画面,静悄悄走到一旁,无声无息的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

  她双手支撑着头,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江潇潇,只希望岁月能一直停留在一刻。

  小月走进来,刚想开口,看到江楠楠没有打扰江潇潇,也十分自觉的及时收住嘴巴。

  静静的待了大概两个小时,江潇潇像是眼睛酸涩,抬手揉了揉眼睛,看见一旁沙发上的江楠楠,惊喜的叫了一句,“姐姐。”

  江楠楠朝他展颜一笑,起身走到他身侧坐下,摸了摸他的头发。

  晒过太阳的江潇潇就连发丝都是暖洋洋的,瞳仁也被阳光照成金黄色。

  “想不想出去走走?”江楠楠笑的温柔。

  “好呀。”江潇潇笑着回应。

  在这一刻,江楠楠又看到了记忆中的少年。

  小月及时将轮椅拖过来,两人齐力将江潇潇扶到轮椅上。

  江楠楠推着江潇潇出去,小月十分识趣没有打扰姐弟两人的相处。

  医院后花园。

  江楠楠推着江潇潇行走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感觉天都蓝了不少。

  旁边有很多家属推着病人出来兜圈,四处围绕着欢声笑语。

  江楠楠将轮椅停在一处大树下,自己也坐在一旁的长椅上。

  她拨了个橘子递给江潇潇,笑,“给,吃点吧。”

  江潇潇低眸看向江潇潇,金黄色的阳光遍布在她的周身,眼眸微眯,葱白如玉的手上拿着一个剥好的橘子,犹如画一般。

  在这一刻,江潇潇在心里下定决心,他一定要赶快 好,让姐姐过上好日子,不再为生活奔波。

  一直到阳光愈发强烈,江楠楠才笑着将江潇潇重新推回病房。

  下午,江楠楠看时间差不多,先行离开。

  她走后不久,走廊尽头走出来一个身着湖蓝色长裙,拥有名媛气质的人。

  她脸上带着长久训练才得以达到的标准笑容,只是她脸上的笑意并未到达眼底,反而让人感觉一阵发怵。

  踩着高跟鞋来到江潇潇病房门口,刚准备进去就与出来的小月装个正着。

  “你是?”小月疑惑询问,看向面前这个气质端庄的女人。

  庄雪摆出一副端庄高雅的笑,微笑道:“我叫庄雪,是楠楠的朋友,知道她弟弟在这里治病,所以来看看他。”

  小月并未松动,脸上依旧是不解,据她所知,江楠楠好像没什么真心朋友,那又是如何与面前的这个女人扯上关系的呢。
长春代妈   庄雪看她脸上充满不相信,不慌不忙的继续道:“你不会以为我是骗人的吧,我真是楠楠的朋友,因为她一直不告诉我她的家庭,所以......”

  她咬了咬唇,做出一副可怜又心疼的模样,“我担心她啊,这个傻丫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不告诉我,所以我今天偷偷跟踪她,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上的地方。”

  听到这里,小月对她的怀疑已经减轻了大半。

  点点头,侧过身,道:“那你进去吧。”

  庄雪感激的笑了笑,迈进病房。

  “你是?”江潇潇看向进来的面生女人。

  “你好,小dd,你别害怕,我是你姐姐的朋友。”庄雪柔声哄劝。

  江潇潇向来不喜与陌生人亲近,也懒得与面前的这个女人搭话。

  庄雪试着与他说了几句话,一直没得到他的回应,就算回应,也是简单的几个字。

  后她自讨无趣,提出离开。

  临走之前,她将这个地方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文选 ,碧琴阁,发送,江楠楠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代妈看到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