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代妈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拉萨代妈 -> 为拉萨卵子库了救我,我最爱的男人不惜自曝家丑
为拉萨卵子库了救我,我最爱的男人不惜自曝家丑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圆梦孕妈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圆梦孕妈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拉萨代妈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零壹

  冬香很小的时候,就被姜班主带进了专唱京剧的二喜班。

  北方军阀时不时地闹,搅得民不聊生,她和家里人一同逃难出来,结果却不小心走丢了,后来落到了贩子手里。

  贩子见她小小年纪,眉眼却很干净,便起了把她卖到妓/院的心思。

  那时候的人,大都练成了铁石心肠,冷眼看着这一幕,无动于衷。

  这种事在这个年头实在是太常见了,女娃子被卖过去,其实都不算是最糟的,好歹还能吃饱穿暖。

  好在冬香的运道不错,性情宽厚的姜班主那天恰巧经过,见她哭得实在可怜,便出钱跟人贩子买下了她。

  冬香从此在二喜班开始了她的学徒生涯。

  姜班主有个独子叫姜青,唱的是京剧小生,几年前就成了戏班的台柱子。姜班主对姜青寄予厚望,盼着他将来能光大二喜班。

  戏班里的老师傅们常说,姜青那金造银铸的嗓子,清脆高亢,是正儿八经的“祖师爷赏饭吃”。姜青十二岁第一次登台,一唱而红,那唱腔,那身段,一点都不像是个新崽子。

  后来平宁镇的贾老爷过四十大寿,请了二喜班过府演戏。姜青一场《群英会》,震惊四座,为他赢得了平宁镇第一小生的美名。

  冬香和一众师姐妹在院子里压腿时,这位大师兄就在一旁的台子上,素面朝天地练戏。冬香那时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能够和师兄一同登台唱戏。

  可真到了那一天时,她却宁愿自己从来不曾许过这样的心愿。

  零贰

  春去秋来。

  冬香的身量跟抽条的柳枝一样,长了不少。她在戏曲上的悟性不错,又肯花时间苦练,在戏班的那一溜儿花旦里,她的唱功是最好的,比最先进班的师姐素云,唱得还要好。就连姜青也时常夸赞这个小师妹未来可期。

  姜青每次夸她,冬香总是最高兴的。

  素云嫉妒冬香抢了自己风头,明里暗里没少为难她。冬香的性子安静内敛,却并不怯懦,素云的挑衅,她从来都没放在眼里。但从那以后,冬香学会了藏拙,来避开这些麻烦。

  倒是师兄姜青,一直把冬香当成年纪最小的妹妹,经常出面护着她。素云对此更加不满,觉得冬香不止抢了她的风头,还想抢她的心上人。

  整个戏班都知道,素云对姜青有意,只是姜青从未回应过。

 拉萨卵子库 冬香本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但是一张斗戏帖子打破了戏班的平静。

  平宁镇是个大镇,几乎家家户户都爱听那么一口戏。之前有个叫春禾的戏班,在镇子里算得上是一枝独秀。后来二喜班在这儿扎了根,分走了春禾班不少的人气,姜青登台成名后,春禾班就更是门庭冷落了。

  这不,春禾班班主就在七夕节前下了帖子,帖子上指名道姓要姜青登台斗戏。那春禾班的班主还说了,这次斗戏,不管哪一方斗输,最后都得离开平宁镇。

  姜班主当下皱了皱眉,春禾班这架势,是要来踢馆了。

  姜青坐在一旁喝了口茶,抬头见老爹面有愁色,当下宽慰道:“春禾班这几年没什么好苗子,跟咱们斗戏,他没这个胜算,您也别太担心了。”

  姜班主叹气,儿子的实力他是知道的,这个他倒是不担心。只是大家都在江湖上混饭吃,何苦一定要斗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两家戏班斗戏,这热闹可是有得瞧。

  七夕斗戏那天,平宁镇的百姓早早就到戏场子那儿候着了,一大群人乌泱乌泱的,就等着好戏开锣。

  零叁

  两家都是戏台高筑,红帘幕布,京胡鼓板,一众家伙什儿都准备妥当了。

  春禾班准备的戏是最拿手的《牛郎织女》,大家都以为姜青会用他最擅长的《群英会》应战。可不知为何,他在上台前将一个人就能唱完的戏本子,突然换成了两个人登台的《红娘》。

  《红娘》这出折子戏,说的是小红娘替崔莺莺向张生传信,为二人穿线搭桥的故事。

  那是冬香第一次公开登台,扮的是小红娘,姜青扮的是张生。

  那天晚上,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一曲戏终,台下掌声如雷。

  同在台下的姜班主诧异不已,冬香的唱腔清秀美丽,身姿敏捷伶俐。他挑了挑眉毛,看来这小丫头平日里为了掩盖风头,隐藏了不少实力。

  不过这出《红娘》虽说是出好戏,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春禾班的戏台也开锣了,瞬间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戏还未到半场,姜班主便摇了摇头,胜负已分了。

  当晚斗戏之后,春禾班班主铁青着脸,连夜带着戏班离开了平宁镇。

  冬香凭着这出《红娘》,一跃成为了二喜班的当家花旦,平宁镇的大户人家有时候甚至会专门点她上门唱戏。

  戏班子的众人觉得冬香自从登台火了以后,行事就变得霸道了不少。

  大师兄姜青登台的每一出戏,她都在幕布后偷偷听着,还不许其他人靠近半步。姜青的戏需要旦角儿配合的,她也是全部包揽了。

  素云恨得牙痒痒,从那日斗戏后,姜青几乎都不怎么登台,她和姜青搭戏的机会本就少,被冬香这一搅和,就更没影儿了。

  冬香从小就乖巧懂事,姜班主把她当半个女儿一般对待,也颇为偏爱她,觉得她抢着和姜青搭戏,左右不过一番少女心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素云闹腾了几日,最后也消停了。不过不是因为她大度,而是她发现了冬香一件更隐秘的事。

  戏班熄灯休息后,冬香隔三差五都要溜到戏院后面的那片幽暗林子里去。她本想跟过去,奈何胆子太小,不敢半夜出门,最后只得作罢。

  素云暗自得意,觉得自己拿住了冬香的把柄,虽然她不知道冬香在鼓捣些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她只要等着就行。

  零肆

  一晃到了年底,贾府请二喜班去唱年戏,姜青染了风寒无法登台,姜班主便带着冬香去了。本是宾客尽欢的场面,却在最后出了点意外。

  冬香的开场戏完了之后,便回到后台卸了戏妆,她和姜班主打了声招呼,便朝着贾府后花园的方向走去。

  她之前听师兄说过,贾府后花园的红梅算得上是平宁镇一绝,如今她既来了,说什么也要去瞧瞧的。

  太阳快落山了,后花园也不怎么亮堂。

  冬香刚转过偏僻的走廊一角,隐约听到山石后有两道说话的声音。走近一看,有个女人转过身来,冬香认出是刚刚在台下听戏的贾家小姐。

  贾小姐眯着眼,眼神中有一丝慌乱。突然,她脱下手腕上的玉镯,塞到了冬香手里。随后她开始大声呼喊,唤来了附近的护院,要将冬香以偷窃玉镯的罪名扭送到警署去。

  冬香呆立当场,脑子里飘过四个字——飞来横祸。

  后院的动静闹得很大,贾老爷没多会儿就赶了过来。对于贾家小姐突如其来的指控,冬香有口难言。姜班主从小看着冬香长大,知道她不会做这种事,在他的一再担保下,贾老爷也没怎么 ,只当做了误会一场。

  平白无故被人诬陷成小偷,无论换了谁,心里都是不高兴的。回到戏班后,冬香不想再听素云的冷嘲热讽,转身回了屋。

  姜青看着冬香离开的背影,有些担心,晚些时候带了宵夜去看她。

  冬香摇了摇头,“曲子一日不练就生疏了,到时候会露出破绽的。”

  姜青有些感慨,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我家的小妹妹,现在都能反过来帮哥哥了,真好。”

  冬香在听到那声妹妹时,身体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

  姜青离开之后,冬香去了后面林子练曲儿。但她没想到,会因此陷进天大的麻烦之中。

  零伍

  几日后,镇上的警署局来了人,以冬香有杀人嫌疑为由,将她带回了警署。

  昨晚贾家小姐被害了,就埋在戏院后面的那片树林里。有人给警署局提供了线索,说是冬香半夜常去那片林子。

  加上前几天贾家小姐指责她偷玉镯一事,两人确实起过争执,冬香身上的嫌疑就更洗不清了。

  消息很快传了出去,平宁镇的百姓们茶余饭后都在谈论这件事。

  警署里会验尸的老何有事回了乡下,警长赶鸭子上架,抽调了他的小学徒去验。结果那贾家小姐的确是重物击中脑后而死,是他杀。可他每次盘问冬香,她都只说自己没害过贾家小姐,却不肯讲出为何会孤身前往树林。

  他手里没有冬香杀人的确切证据,贾府的人又一直在给他施压,要他尽快惩治凶手,事情一下子就陷到了僵局里。

  冬香此时蜷缩在牢房角落里,一夜的问询让她的精神有些紧绷,脑海中又浮现出斗戏那晚的场景。

  那天,她进后台拿东西,正好看见姜青在伏案抠嗓,一旁的小几上放着一杯有着浓烈辛辣味的润喉茶水。

  冬香心里一沉,知道自家师兄被暗算了。姜青没有嗅觉的事,鲜少有人知道,春禾班的人原来是有备而来的。

  冬香到现在都记得,当她口中发出和姜青一模一样的声音时,他脸上那震惊的神情。没有人知道,冬香居然是能唱出男女双音的嗓子。

  那天晚上临场换的那出《红娘》,其实只有她一个人在唱。

  冬香终于能和师兄一起登台唱戏了,可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姜青的嗓子,到底还是被灼伤了,平日里说话不显,但一开嗓,就能听出不对劲儿。

  零陆

  姜青心性坚韧,经过几日消沉后,又重新振作了起来。但他是戏班的活招牌,若是坏嗓的事传了出去,二喜班一定会受影响。其实他更担心老爹会受不住,毕竟他一直盼着自己能将二喜班发扬光大。

  不同于素云对姜青势在必得的执着,冬香的感情,更偏向于守护。她看得出师兄的顾虑,所以主动提出为他替唱。他唱戏时,她就躲在幕布后,两人一起登台,她也用戏服袖子掩住口型。

  如果可以,她愿意做他一辈子的影子。

  为了瞒着众人练小生的唱腔,她这才偷偷去了后面的林子,那儿正是风口,各种各样的声音都能被盖下去。

  声音……

  冬香猛地睁开眼,她记起来了,那天在贾府的后花园里,除了贾家小姐,她还听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贾家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可能是仇杀,那就只剩下……

  怪不得那日突然指控她偷窃,原来是想混淆视听。

  她从湿冷的地面上爬起来,正要拍门喊冤,冷不防牢门就被狱警打开了。姜青站在昏黄的灯影里,笑着对她招了招手。

  原来姜青为了救她出来,亲自上警署局说明了一切,承认冬香是为了帮他替唱,所以才会在晚上偷偷去树林练嗓子。

  恰巧警署经验老道的老何也回来了,重新把那贾家小姐的尸身验了一遍,他用手拍打心口到肚脐部位时,发现硬如铁石,显然已是有了身孕了。之前他那小学徒刚学手艺不久,这才有了这么大的纰漏。

  冬香离开警署局时,和警长说起了她在贾家后花园发现的事。警长顺着线索查了下去,发现凶手就是贾家小姐私会的情郎。两人因为珠胎暗结的事起了争执,那男人一时失手,误杀了贾小姐,后来又匆忙埋尸树林。

  一场风波终于过去,但姜青的秘密却是再也藏不住了。

  零柒

  因为替唱的事情,姜青彻底退出了梨园,冬香却是声名大噪,大家伙儿都想来听听这位当家旦角儿,是如何驾驭住雌雄双嗓的。

  姜班主知道姜青的事情后,惊怒交集,他只道春禾班匆忙搬走,是因为输了怕丢面子,原来后面还有暗箭伤人这一遭。他惋惜儿子的一副好嗓子就此被毁,可事已至此,万事只能朝前看。好在二喜班还有冬香在,不至于完全撑不下去。

  倒春寒的时候最是冻人,冬香端了羊杂汤,正打算敲门,姜班主屋内却传出了师兄姜青的声音,“爹,我搭上自己的名声去救冬香,是因为事情本来就是因我而起,里面没有掺杂半点男女私情。”他沉默了一会儿,“我一直把冬香当成自己的亲妹妹,我是不会娶她的。”

  姜班主有些失望,他本来想着,冬香若是能嫁给姜青,二喜班也就不是后继无人了。

  冬香提着食盒,在外面呆立了片刻,最后抬手敲响了门。

  姜班主接过冬香端给他的汤,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冬香,你之前躲在幕后帮你师兄假唱,不觉得委屈吗?”

  冬香装作没事的样子,回道:“当妹妹的,帮哥哥过一道坎儿,有什么好委屈的。”

  她话音落下,明显感觉到姜青松了一口气,姜班主却是一阵沉默,之后再也没提过嫁娶之事。

  冬香回自己屋子后,坐在床边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她想起了素云师姐离开时的场景。

  那个向警署局告发她的人,就是素云,理由很简单,由情生妒。素云以为姜青的心上人就是冬香,所以姜青才会一直照拂她,甚至在她抢戏的时候,都没有一声责备。

  这件事后来被姜青知道了,姜青将素云与戏班签下的身契提前还给了她,之后就让她离开了二喜班。他明面上是为了替冬香抱不平,实则是想断了素云对他的念想。

  姜青一向如此,待人温和,但做事说一不二。

  他说把自己当成妹妹,那就只能是妹妹了,她又何必一定要戳穿那层窗户纸。若是真走到那一步,她和姜青之间,怕是连兄妹之情都保不住了。

  她只能选择体面退场。

  姜青因为不能再唱戏,便去了上海经商,在十里洋场拼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后来,他认识了一个上海姑娘,姜青对她一见倾心,两人很快就谈婚论嫁了。

  冬香收到喜帖的时候,小学徒们正在戏台上排那出《霸王别姬》,正唱到那句“汉军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她却突然笑了,觉得这句词莫名地应景。冬香在照片上见过那姑娘一次,明媚张扬,和她完全是两类人。

  那天之后,她再也没唱过小生。

  姜青走后,姜班主收了她做干女儿,顶替姜青接手了二喜班。此后经年,冬香沉迷于京剧表演,技艺愈发娴熟高超,南方戏迷们都称她为“铁嗓冬皇”。

  从年少的第一眼开始,她就一直跟着姜青的方向走,努力地练功,学戏。

  虽然最后还是没能赶上他,但这一路走来,她也遇见了更好的自己。

  如今的她,凭着扎实的旦角唱功,已然成为南方梨园当之无愧的魁首。名利双收,衣食无忧,一生与戏为伴,这样的结局,也算得上极好了。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代妈看到的,谢谢!
相关拉萨代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