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代妈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代妈 -> 【一点资讯】被踹鸡鸡和生孩子哪个更痛? www.yidian
【一点资讯】被踹鸡鸡和生孩子哪个更痛? www.yidian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圆梦孕妈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圆梦孕妈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上海代妈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蜷缩的身体,苍白的脸色,绷紧的尖叫……提到分娩,人们脑中会浮现这样的画面:

  虽说分娩是每个新生命诞生的必经之路,但是这条路留给妈妈们的却并不是美好的记忆,不少生产后的妈妈回忆,生孩子是她们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刻。

  强烈的生育恐惧阻断了不少家庭对孩子的期待。

  男生:看着老婆这么痛苦我真滴不忍心

  不过,这样的忧虑并非无可避免。在无数科学家的努力下,一项关于减轻生产疼痛的医学技术——无痛分娩应运而生,解决了许多人的生育恐惧问题。

  (与央视卖同款安利)

  无痛分娩不是什么新鲜技术了,但是,现实生活中还是有很多中国女性宁愿硬着头皮咬牙强忍痛苦,也不愿意选择这一方式进行分娩。

  到底是什么蒙蔽了大家的双眼?

  让我们来扒一扒这个绝世好物蒙了哪些尘:

  Q:你这个麻药打了我家孩子会不会傻啊?

  A:无痛分娩使用的镇痛药物浓度远低于剖宫产(不及剖宫产的十分之一),而且是在腰椎处局部作用,对胎儿的影响微乎其微。

  Q:打了麻药生得更久啊,我还得多遭一会儿罪!

  A:有循证医学的证据表明,低浓度局部麻药复合阿片类药物应用于第二产程,并不影响第二产程的时间和分娩结局。

  Q:我看那个管会插到腰里,我生完孩子会不会整天腰痛?

  A:实际上,产后腰痛是一个非常常见的现象。有数据显示,肆零%的产妇会在生产后出现不同程度的腰痛。当然,出现腰痛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怀孕时腰椎负担过重、生产时特殊体位、劳累等。选择无痛分娩的产妇在穿刺点感受到局部钝痛,但痛感会在数天内消失,不会因此而长期腰痛。

  Q:要是我生不下来要转剖腹产,是不是得再做一次穿刺?

  A:不用。无痛分娩和剖腹产的麻醉方式是一致的,如果在分娩过程中转剖腹产,可以直接用已有导管继续给药,无需再次穿刺。

  Q: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使用无痛分娩?

  A:分娩镇痛的适应症包括产妇自愿、经产科医生评估后可进行阴道分娩试产者。有椎管内阻滞禁忌情况(颅内高压,凝血功能异常等)的孕妇不适合使用无痛分娩。

  作为近百年老牌,无痛分娩已经是一项成熟的技术了。只要能保障基本的卫生条件和充分的技术支持,安全无害 so easy。

  产痛哪里来?

  欲止痛必先知其为何痛——

  尽管大多数妈妈对产痛有着不可消除的心理阴影,但在生产过程中,阵痛却是一个正常的生理现象。

  为了将宝宝从母体内推出,妈妈的子宫会反复收缩,宫颈逐渐张开,为宝宝开路。但是,子宫并不会产生疼痛感,妈妈们感受到的疼痛感实际上是 子宫颈管打开造成的对骨盆内侧与背部肌肉的刺激,和这个过程中产生的产道压迫。

  生孩子看着容易,实际上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妈妈感受到的产痛是不一样的。有一些妈妈认为产痛“集结了腹痛胃痛便秘痛腰斩痛和撕裂痛”,有一些妈妈觉得“还挺顺利的,完全可以忍受”。

  总的来说,疼痛是一种难以传达的私人体验。产痛到底有多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懂,也只有她们才有资格对自身的痛感进行评价。

  如果男人生孩子……原理分析

  然而产痛再强烈,也敌不过伟大的人类智慧。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揭开安全无害还治产痛的无痛分娩的重重面纱——

  我们常说的“无痛分娩”实际上指的是椎管内注药镇痛法。需要澄清的是,这里的“无痛”并不是等于完全不痛,而是通过一定方法,使疼痛降低到可接受的范围。

  使用分娩镇痛可以减少产痛

  具体来说,椎管内注药镇痛法是指在自然分娩过程中,通过安置在腰椎处的导管输送镇痛药物,降低分娩疼痛的方法。

  这种镇痛方法只是局部地阻断了痛觉神经的传导,而且经过层层阻隔,药物不会影响胎儿的健康。

  在分娩前,孕妇需要先进行腰部穿刺,将外接镇痛泵的导管放入身体。通过这根导管,适量的麻药将会输送到孕妇体内。这个过程伴有轻微疼痛或酸胀感。

  除此之外,这根导管在生产过程中还具有其他重要作用。如果孕妇在生产遇到诸如大出血、子宫破裂等危险情况,预置的导管可以立刻为手术给药,为抢救孕妇赢得更多时间。

  在分娩时,产妇根据自己的实际感受操作镇痛泵,通过输入低浓度小剂量的镇痛药,阻断痛觉神经的传导,降低痛感。这些镇痛药的剂量远小于剖宫产所需的麻醉,不会影响宫缩和腹肌力量,孕妇仍可以活动自如。

  不过还是得再次强调,无痛分娩并不是想选就能选的。部分对麻醉药物过敏、凝血功能较差等孕妇要经医生评估后才能进行选择。

  并不是所有孕妇都适合无痛分娩发展历史

  人们对待分娩镇痛的态度也在变化。

  最开始,西方的宗教人士非常反对采取任何措施减轻分娩疼痛,他们认为这是“违背了上帝的旨意”。如果有人为分娩中的女性使用了镇痛,那他们很可能会被烧死。

  在《圣经》中,上帝曾经对夏娃说:“你将会生孩子,而且这个过程疼痛无比,任何试图减轻这种疼痛的尝试都是违背上帝的旨意”

  一直到十九世纪中旬,科学的分娩镇痛方法才开始发展。 苏格兰的产科医生辛普森顶着各界的压力,首次在临床上使用乙醚、氯仿等麻醉剂为产妇减轻疼痛。

  然而,关于分娩镇痛的道德谴责从未停止。许多人认为,分娩疼痛是自然现象,任何干预都是多余的。

  对此,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下场做了回应。在亲自感受了一把无痛分娩后,她授予了辛普森男爵头衔,原因是“他改善了整个欧洲女性的分娩体验”。同时,女王的成功经历增强了许多产妇的信心,产科麻醉被更广泛地使用。

  维多利亚女王在生育第八个孩子时使用了氯仿进行分娩镇痛

  为了不断提升无痛分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医生们在麻醉剂和麻醉方式上做了许多尝试和改进,无痛分娩的技术也越来越成熟。

  得益于前辈们的努力,我们今天使用的无痛分娩技术已经非常安全可靠。有数据显示,贰零零玖年,美国无痛分娩的普及率达柒陆%,部分医院更是高达玖叁%,越来越多的产妇从中受益。

  无痛分娩在中国

  当然,阿中哥也很早就开始关注无痛分娩了。

  早在壹玖伍贰年,山东省就曾成立“无痛分娩推行委员会”,开始推行无痛分娩。

  不过,直到贰零零肆年,《人民日报》仍是这样描述推广的情况:“享受无痛分娩产妇的比例不到壹%”。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麻醉医生的缺失、人们对无痛分娩的认识不足以及缺乏相关的制度保障。

  但,努力从未停止。

  贰零零捌年,旨在推行安全有效的椎管内分娩镇痛的公益性医疗活动“无痛分娩中国行”正式开展。这一活动为无痛分娩的推广做出了重要贡献,越来越多的家庭了解了这一分娩方式,超过两百万母婴从中获益。

  今年叁月壹捌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公布了《第一批国家分娩镇痛试点医院名单》,确定全国有玖壹叁家医院将开展分娩镇痛试点。

  卫健委关于分娩镇痛试点医院的通知

  社会在发展,制度在进步,医疗条件在优化,人们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权。

  虽然越来越多的医院能够为孕妇提供分娩镇痛的选择,分娩镇痛这一分娩方式仍然饱受争议。

  在过去,分娩的痛苦被合理化,“这是为人母必须要承受的”、“产痛是母亲的荣耀”等观念根深蒂固。

  然而我们不妨反问,为什么这些痛苦是必须的?为什么是产妇而不是胎儿、或者孩子的父亲承受这些痛苦呢?如果是因为要遵从自然,那么文明社会的一切规矩都是无用的。

  一百多年前,美国第一位接受无痛分娩的产妇说:“我在分娩中使用乙醚并非出于鲁莽和草率, 而是为了所有女性的福祉, 任何女性都不该遭受如此巨大的苦楚……做为减轻痛苦的先驱, 我感到自豪。这无疑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福音, 我很高兴自己生逢其时。”

  一百多年前的她是生逢其时,而两年前的中国,一名榆林产妇却因为难以承受的产痛选择了临产跳楼。

  榆林产妇跳楼事件使产痛的相关话题再次引起热议

上海高薪代妈招聘  在《享受无痛分娩产妇的比例不到壹%——我国推广无痛分娩》中,李银河老师曾说:“产妇分娩是否痛苦,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生命个体的尊重,也反映出一种生育文明。”

  人是目的而不是手段。从这一点来说,无痛分娩保障了女性的生育权,因为一方面,它以产妇自身的需求决定是否进行镇痛,无需他人同意;另一方面,它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女性为生育付出的代价。

  真正的文明社会是不把女性的身体当做生育的机器,不漠视女性在生育过程中承受的压力和痛苦,尊重她们在生育意愿和自我决定。

  无论是哪一种性别,无痛分娩都应当被了解,这不仅是个体的权益,更是社会文明发展的福音。

  痛苦不是荣耀,忍痛更不是。

  希望每个母亲都能自主选择合适的分娩方式,希望每个产妇和孩子都能健康、平安、快乐。

  ▼

  今日话题

  “你愿意支持伴侣/选择使用无痛分娩吗?”

  参考文献:

  [壹]Beigi Saeedeh Mohamad,Valiani Mahboubeh,Alavi Mousa,Mohamadirizi Soheila.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ttitude toward labor pain and length of the first, second, and third stages in primigravida women.[J]. Journal of education and health promotion,贰零壹玖,捌.

  [贰]C. Junge,T. von Soest,K. Weidner,A. Seidler,M. Eberhard-Gran,S. Garthus-Niegel. Labor Pain in Women With and Without Severe Fear of Childbirth: A Population-based, Longitudinal Study[J]. Obstetric Anesthesia Digest,贰零壹玖,叁玖(叁).

  [叁]Shen X, Li Y, Xu S, et al. Epidural Analgesia During the Second Stage of Labor: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贰零壹柒; 壹叁零(伍): 壹零玖柒-壹零叁

  [肆]D’angelo R, Smiley RM, Riley ET, Segal S. Serious plications Related to Obstetric AnesthesiaThe Serious plication Repository Project of the Society for Obstetric Anesthesia and Perinatology.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贰零壹肆 Jun 壹;壹贰零(陆):壹伍零伍-壹贰.

  [伍]Suresh Kannan. Walter Channing and Nathan Cooley Keep: The First Obstetric Anesthetics in America[J]. Bulletin of Anesthesia History,壹玖玖捌,壹陆(壹).

  文案 | 涓涓

   | 王者兴

  排版 | 涓涓

  图片 | 网络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代妈看到的,谢谢!
相关上海代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