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代妈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天津代妈 -> 父母重男轻女,天津助孕妈妈高兴时叫我小鬼,不高兴时喊我灾星
父母重男轻女,天津助孕妈妈高兴时叫我小鬼,不高兴时喊我灾星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圆梦孕妈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圆梦孕妈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天津代妈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壹玖玖零年肆月壹日,就是个笑话,也是我的诞生日,注定了我以后让人难以承受的悲惨命运。

  从出生那一刻起,我就是个幸运没有被抛弃的没用的女孩子。我们家是镇上一家普通的家庭,但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十分严重,满怀期待的父母看见生下的女孩恨不得就地掐死。

  我没有名字,父母高兴时叫我小鬼,不高兴时便是灾星、霉星的辱骂和伴随着的拳打脚踢。父母那时都是工厂的工人,在当时还算是不错的工作,只是父亲爱赌博,只要输钱,回来便是和母亲无尽的吵架,最后一顿暴打落在我的小小身子上,才算解气。

  那时就算被打得头破血流,也不会被送医院,父母都是爱面子的人,哪里会让别人知道他们虐待孩子的丑事。也就让幼年的我懂得了恐惧和害怕,知道了寒冷和饥饿。只要一接触到父亲母亲冰冷的眼神,我就只能蜷缩在角落,试图保护瘦弱的自己。

  悲惨的生活一直到我四岁那年我弟弟出生,才让我从苦难中解脱。

  弟弟出生后,整个家里像是重新焕发了新生,父亲母亲脸上满满都是笑容,容光焕发,一直叨念着:“好漂亮的小宝贝,这才是我们家的小宝贝啊!”

  父母每天都抱着弟弟,不停地哄着,说着世间最动听的话语,唱着委婉悠长的歌曲。我是高兴的,因为父母再也不会打我了,甚至我每天都能吃饱饭了,让我觉得弟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是我最大的幸运。

  弟弟长得很漂亮,肉肉的小脸蛋一直都红嘟嘟,让我完全不敢碰,好像一碰就会化开一般。弟弟从睁眼开始就喜欢粘我,不管哭得再厉害,只要我在身边,就会马上裂开嘴笑。所以我在家里虽然不被关注,但至少不会被打了。

  “小轩轩,小轩轩。”我最喜欢在他的摇篮旁边摇着他,叫着他的名字。他叫郭文轩,很好听的名字,至于我,我没有名字。

  郭文轩咿呀咿呀地向我伸出胖胖的小手,笑个不停。但是只要我要接触到弟弟,母亲就会狠狠把我手拍开,眼神凶狠,就像一头吃人的野兽:“你个灾星,不准碰弟弟。”

  我除了瑟缩着离开之外,什么都不敢说。

  五岁那年,弟弟已经会开口说话了,当他艰难地叫出姐姐的时候,我忽然就知道我整个的人生只要能守护这个微笑就够了。

  某一天,传说是镇上最富有的叔叔来到了我们家,四十岁左右,有着微挺的小肚腩。他跟我说:“会有漂亮的衣服和美味的食物,要跟叔叔走吗?”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笑得慈祥的男人:“可是,我不想和弟弟分开。”

  “不会分开的,以后还可以和弟弟一起上学一起玩耍,怎么样?”叔叔微笑着抚摸着我的头。

  我忽然就觉得这个叔叔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愿意给我吃好的,穿好的,还允许我和弟弟一起玩。“嗯,我跟你走。”

  “乖,那你以后就叫我干爹吧。”

  干爹在屋里和父母说了什么,还递给了父母一袋用牛皮纸包住的东西,看见父母笑得灿烂的笑脸,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些渗人。我不知道我将来会是怎样的,我只知道那天我第一次亲到了弟弟胖嘟嘟的小脸蛋,我想,这就是幸福吧。

  干爹把我带到了他们家,一进门我就被吓到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房子,也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电视机。四四方方的沙发围成了一圈,前面电视柜上是大荧幕的彩色电视机。那时候,正是新生产出来的彩色电视机的统治天下,有钱人都喜欢摆放高档的遥控电视机作为一种身份的代名词。在以前父母的家里,也只是有一台几寸大小的黑白电视,没几个台不说更是要用手去扭才能换台。

  干爹说,这里一栋楼都是他的,而我的房间在最顶层。当我随着干爹到了三楼之后,一推门,到处都是粉色的小沙发和茶几,满屋子都是美丽的塑料假花。而在屋子里还有几个比我大一些年龄的女孩子,每个都是精雕玉琢的小美人。

  干爹说:“这些都是你的姐姐,干爹很喜欢女孩子,所以就收养了很多,希望能给她们最美好的生活。”

  我茫然的望着干爹,只知道会有美好的生活,却看不见干爹眼中的狡黠。

  干爹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郭雪颖。也给我介绍了在这里的几位姐姐。

  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也才七岁。女孩们的身上都穿着当时最好看的小洋装,脸上都带着不符合年龄的风情。

  我不懂得怎么打招呼,只是笨拙地向她们微笑。她们也是有些慌乱的向我点点头,然后都忐忑不安的看着牵着我手的干爹。

  这时从楼下上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二十左右的模样,穿着一身的西装,右手的臂弯里还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女人身材娇小,只穿着黑色的吊带裙,露出了性感的脖子,手里提着小包包,小鸟依人的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干爹看见来人,脸上挂上了谄媚的微笑:“这不是张少吗,怎么跑到我们这种乡下地方来了,您一个电话,我就去您府上了嘛。”说着把我也拉了过去。

  张少挑了挑眉:“我这不是来看看原产品吗?你在这镇上可不比在城里过得差啊,看这房子也是舒适得很。”

  “嗨,我这也是方便做事嘛。”干爹把张少迎进满是粉色气息的屋子,对屋里的女孩招招手,女孩们便各自回房了。

  张少坐下后,推开了黏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一把把我抓了过去。

  前面的男人女人都带着陌生的味道,眼神就像父亲母亲看我那般不友善。我有些害怕,糯糯道:“干爹。”

  干爹摸摸我的头,轻声说:“雪颖不怕,这位大哥哥只是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我直愣愣地看着不断蹂躏我身子的大哥哥,大气都不敢出,怕反抗会迎来一顿爆打。

  张少只是用大手揉了揉我的脸,捏了几下我的小身子,便放开了我:“身体不错,脸蛋也行,是个美人胚子。”

  干爹嘿嘿笑:“张少放心,有我的调教,绝对不会亏,我做生意你就放心吧。”

  张少一手揽过身旁的性感女子,顺着女子的腰线细细的摸了上去,在腰上方那处形状美好圆润的地方轻轻捏了捏。

  我看着眼前的大哥哥大姐姐做着我不懂的事情,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安静的不说话。

  张少看见我这么大胆的注视,不由得笑了。他一手捏住了我的下颚:“你知道的我们在做什么吗?”

  我摇摇头。

  张少轻笑:“我们在做很舒服的事情。你以后就要学习如何才能让男人舒服,知道吗?”

  “舒服?”我没有听懂大哥哥的话,大约知道舒服是一件很好的事。

  干爹拍拍我的小脸蛋,说:“雪颖,你是女人,你弟弟是男人,知道吗?”

  我点点头。

  干爹继续说:“你想让你弟弟舒服吗?你想让你弟弟快乐吗?”

  “我想!”我兴奋得手舞足蹈,“我想让我弟弟快乐。”

  张少和女人看见我的模样,哈哈大笑,最后张少一把抱起女人走出了房间,只说了一句:“这孩子是极品,好好调教,是个好宝贝。”

  “那是自然,在我手里出来的姑娘,没有不是好宝贝的。”干爹也是哈哈大笑,把我抱在怀里,用满是胡渣的脸使劲蹭我。我有点疼,但是我不敢反抗,虽然干爹是好人,但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打人,被打好疼的,我不想被打。

  从这天开始,我便有了和姐姐们一样漂亮的小洋装穿,姐姐们还会帮我在头上挽一个可爱的小丸子。看着镜子里粉嫩可爱的小洋娃娃,我笑得很甜,我觉得这就是所谓的天堂吧。

  屋子里也会经常来一些不认识的叔叔阿姨,来看我们的骨架,还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们会跟着老师学走路,学表情,学眼神,每天还要练习韧带,那时很小,韧带什么的从来不觉得是问题,我们这里的几个姐妹,身体都极其柔软有弹性。

  只要我学得好,干爹就会夸奖我,又是还会带我去看我可爱的弟弟,于是,更加努力的学习这些东西便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了。

  到了上学的年龄,干爹也每天送我上学放学,虽然我的学习成绩不好,但干爹说只要在家里教的东西学好了就行,于是整个童年我一点压力也没有。屋子里还经常会有老师来教我们弹钢琴、学茶艺、教钢管舞,每当我觉得枯燥坚持不下去时,干爹都会说只要学好了就带我见弟弟,于是,我可以说是屋子里学得最快最出色的女孩。

  吃完饭,我坐在干爹的大腿上,研究着这个可以说话的称为电话的机器。干爹一手抱着我,一手打电话,笑得十分开心:“张少,绝对是极品,她可以值我们预先估计的价格还要高。”

  “哈哈,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好好调教,可别让一些不长眼的下流胚子脏了她的身子。”

  “那是自然,我都看得紧紧的,您就放心吧。”挂了电话后的干爹脸都要笑烂了,对着我的脸蛋就是一阵亲吻。“我们雪颖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我傻呵呵的笑着,对于我而言,最重要只是去看我的弟弟,完全不明白,干爹聊着的是我未来的人生,和我未来的买家和应得的价值。我也该庆幸,因为干爹对我的宠爱,才没有让我过早的结束目前的幸福生活。

  “走,雪颖,我们去洗澡。”干爹一把把我抱起来,慢慢向浴室走去。

  贰

  “走,雪颖,我们去洗澡。”干爹一把把我抱起来,慢慢向浴室走去。

  从我来这里的第一天起,就是和干爹一起洗的澡,就算是三年后现在的我,也不明白女孩该有的羞涩和别扭。当两个人脱光了泡在水缸里的时候,我还在自顾自的玩水。因为以前的干爹只是用淋浴的方式洗澡,从来不会和我一起进入浴缸泡澡。

  “干爹?”我仰着头望他,眨了眨大眼睛,在水气弥漫的浴室中,整个小身子都在一片朦胧的诱惑之中。

  干爹冲我微笑:“今天我和雪颖一起洗怎么样?”

  “好!”我笑得一脸的纯真。

  干爹上下大量着我的小身子,视线最后落在了我微微起伏的小胸脯前,眼神中透出些我看不懂的炽热和狂热,让我心中有种发毛的感觉,干爹这是干什么?是要吃了我吗?我心中一个冷颤,自己吓了自己一跳。

  最后干爹只是啧啧叹了两口气。“雪颖啊,你真漂亮。”

  干爹说着手便往我的胸前伸来……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和干爹一起洗澡了,只要一想起那晚来,我的小身子就有点发颤,我不知道为什么干爹要那样对我,只是身体上还残留着的红痕让我有些说不出的畏惧。

  是不是我哪里惹干爹生气了,所以他要换这种奇怪的方式打我呢?

  那时的我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猥亵,还好,女人最重要的东西当时才存留着。但谁知道能保留多久,那时的侥幸不过是因为我太小了罢了。

  只是没有想到,后来的我,不仅要经常接触到那个让我胆寒的东西,甚至还要放下一切尽心尽力地去服侍它,用各种手段各种角度让它的主人感觉到愉悦。慢慢地我才有些明白,一切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单纯,我在变得所谓的优秀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这栋楼的三楼是我们几个姐妹一起居住的地方,虽然我们每天除了上学时间几乎都在一起学习玩乐,但腼腆的我除了和大我两岁的玲珑玩得比较好之外,其他的四位姐姐都没有过多的交流。我脑子里每天都想着怎么才能多见弟弟一些,所以练钢琴练舞蹈的时间就很多。

  姐姐们大都不喜欢练琴,因为总是很累,手指都会酸软无力,更多的还是在镜子面前摆弄着自己美好的面容。

  玲珑是个很漂亮的姑娘,我很喜欢她扑闪闪的大眼睛,我们总是一起练钢琴,但是玲珑不爱说话,也有些害怕干爹,每次干爹出现她都会躲得远远的。

  “玲珑,干爹那么好,为什么怕他啊?”我揉捏着自己酸软的手指,看着旁边认真练习指法的玲珑。

  “啊?”玲珑瑟缩了一下,眼睛里似乎有了水汽,抿紧了双唇,好像要哭出来一样,似乎有千言万语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最后垂下头,只说了句:“干爹,是坏蛋。我和爸爸看见干爹和妈妈在房间,然后打起来,妈妈拉着我跟着干爹走了,后来,后来,妈妈把我留给干爹自己走了。”

  我看见玲珑有些难受的模样,虽然没有听明白玲珑的意思,但是我听出来玲珑和我一样都是父亲母亲都不要的孩子。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因为在我的意识中,离开父母亲并不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所以即使干爹那晚对我有些暴力,但是却没有打我也不会不给我食物,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干爹要好一点的。

  那时候的我哪里懂得这世间的苦楚,也根本不明白玲珑背后事情的恶劣性质,只是单纯的觉得谁对我谁对我不好。可惜这事实都不是简单的是非对错,也没有谁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对你付出,要么图金钱,要么图身体,要么图感情。

  我嘟嘟嘴巴,拿起旁边的可口可乐。可口可乐算是非常难得的饮料,在学校都很少有人会喝,但是干爹却是随便我们想喝什么就喝什么。我虽然不太喜欢可口可乐的味道,但是一想到同学们看向自己羡慕的眼神,也就开始接受这股奇怪的味道。

  “不要喝。”玲珑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才悄悄对我说,“于倩姐姐丢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我一听马上就把可口可乐放回了桌上。于倩是这里最大的女孩,今天已经十五岁了,长得算是特别妖艳,尤其是她的丹凤眼,总会在上面涂一层红红的眼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很讨厌我,总是会针对我,还经常骂一些很难听的话。我接触的东西很杂,虽然不能完全明白她骂我的意思,但还是能感觉出不是好话。

  这时,于倩正好推门进来,穿着现下流行的小吊带的短裙,脸上涂了胭脂。她看见我之后,眼中便带上了浓浓的恶意,大声骂道:“小贱人,你让开,我要练琴了,干爹回来了,还不快去抱大腿?!”

  这个屋子里只有一台钢琴,于倩过来,一下就把我从座椅上扯了下来。她的力气很大,抓着我的衣服,甚至还掐住了我的肉,我差点疼得哭了出来。

  我踉跄地跌了出去,虽然很疼,但是我一点也不敢反驳,最终只能和玲珑默默的退出去。

  关门前我看了一眼站在钢琴前的妙曼身影,只看见她狠厉的眼神在我身上飘过,吓得我一下没了重心,摔了一跤。我很怕于倩,因为她打人很疼,我相信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于倩更可怕的人了。

  我背着书包要去学校上下午的课,在一楼看见了在打电话的干爹。每次干爹都会送我上下学,所以,我也就习惯性地等他了。

  “于倩十五了,差不多可以物色雇主了。”

  我一听到于倩两个字,耳朵就竖了起来。

  “但这个价位说不好,我已经让她去练钢琴了。”干爹坐在姥爷椅里,翘着二郎腿,茶几上还放着黑色的公文包。

  “这丫头学东西偷懒,还想攀上您天津助孕妈妈的高枝,不识好歹。她连捌岁的雪颖都比不上,几次来这儿看货的大爷们哪个不是看上了雪颖的。”干爹狠狠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圈蓝色的圆圈,“您放心,分寸这东西还用您说,哈哈哈,是,您说的是。”

  干爹电话打了好久,好些话我都没有听明白,只顾研究干爹嘴里吐出来的烟圈了,有时还能吐出好几个不同形状的烟圈,一时之间,眼睛都看直了。甚至还伸出小指头去戳飘在空中还没有散尽的烟雾,心中觉得有趣极了。

  干爹一看我的小动作哈哈大笑了几声,把剩下的一小节烟头送到我嘴里:“雪颖也想尝尝吗?来来来,尝尝这销魂的滋味儿。”

  我嘴里被塞进了一根烟头,下意识的吸了一口气,瞬间,一股浓浓的烟雾弥漫了整个口腔,还伴随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下一秒,整张脸都被烟雾遮盖了,嘴里、鼻子里满满都是那浓烈的味道。我被呛得不行,一直咳嗽,连眼泪花都飚出来了。

  干爹看见我这个样子更是开心,笑个不停。

  我伸手抹掉眼角的眼泪花,退了两步:“不要了,我不要这个了,好难受啊。”

  干爹把烟头丢在地上,踩乐两脚,熄灭了烟头的火花,对我说:“以后你想多抽干爹都不允许,现在就让你尝尝鲜而已。”

  我使劲摇头,心想着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这个呛人的东西呢,以后都不会碰的,嗯嗯,绝对不会再尝试了。

  叁

  干爹笑得更开心了,随后把我抱起来,说到:“好孩子,干爹送雪颖上学去咯。”

  突然,干爹把我的短袖拉了上去,那道深深的红痕突兀地印在白皙的胳膊上。

  “雪颖,告诉干爹,谁弄的?”干爹放下我的衣袖,走向那辆四四方方的小轿车。

  我想了想,不知道该不该说,因为班上的同学都特别讨厌跟老师打小报告的人,我要是告诉干爹,是不是也是打小报告呢?

  干爹默默我的头:“雪颖,你的性子太弱了,你要装得厉害一点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

  我缩了缩头:“她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了,我肯定没有她厉害。”

  干爹把我放进车里,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我不知道干爹是不是知道了欺负我的人,我只知道,干爹很聪明,可是这个笑容却让我有些害怕。

  干爹坐上驾驶的位置,只说了一句话:“雪颖,过几天,干爹带你去个拍卖会。”

  我不知道干爹说的拍卖会是什么,但是我不敢问,此刻的干爹身上有一种恐怖的残忍的味道。我好像突然看见了父母拿着牛皮纸袋时看着我的笑容,是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但我走进学校,就完全没有了害怕的感觉,只剩下欢喜的感觉,因为我知道我又可以看见弟弟了。弟弟今年四岁了,在学校的幼稚园里上中班。我跑进弟弟的教室,一眼就看见了打着哈欠的弟弟。

  弟弟长得很漂亮,像个粉雕玉琢的姑娘。我从后面捂住了他的眼睛,粗着声音说:“猜猜我是谁?”

  “姐姐。”弟弟软绵绵的声音从小嘴里传出来。

  “答对了!”我看见弟弟的眼睛像月牙儿一般微笑着,还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我一咕噜从书包里倒出各种颜色的糖果,一起推到了弟弟的面前。

  弟弟看见眼前花花绿绿的糖果,笑得格叽格叽,把我抱住,还咯吱我的痒痒。

  等上课铃响了,我才从弟弟的班级离开,快速跑到二年级的教室。果然,老师已经站在台上了。最后被老师骂了一通后才坐回了座位,我只是吐了一下舌头,嘴上没有任何的抱怨。

  “迟到鬼郭雪颖。”

  从背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嘲弄声,那是做我后面座位的男生,袁小帅。他是我们班上出了名的调皮捣蛋鬼,特别招老师讨厌,而且总是喜欢捉弄我。我不太喜欢和他说话,可他总是会给我取外号,上课还要用笔戳我的背。

  这已经是夏天,所以我只穿了一件短袖,领口有一点点大。干爹说我正在发育,所以还给我买了几件穿在里面的小吊带,是那种穿上后要在脖子上系个结的。但在班上只有我自己有穿小吊带,其他女同学都没有穿,所以袁小帅总是喜欢拨弄我系在脖子后面的结。

  我感觉到脖子痒痒的,我就知道袁小帅又在用笔挑动我的结,但是老师的视线正看着这边,我不敢回头去制止他。

  袁小帅嘟囔了一句:“郭雪颖是个小妖精,就只有你穿这个,不就一件小背心吗,我都看见了。”

  我听了脸有些烧红,因为领口有点大,所以弯下腰就能看见里面的小吊带,但是听到同龄的男生这么说,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种羞耻的感觉。

  我小声回了一句:“我不是小妖精。”

  袁小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了,我又感觉到脖子痒痒的。可我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把我的结给解开了。我羞得回头就要去骂他,还没有说话,老师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袁小帅、郭雪颖,你们两个给我站起来,上课不听讲,讲什么小话呢?”老师插着腰,一个粉笔头就丢了过来。

  “老师,不是我,是袁小帅他……”我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袁小帅在说我是告状狗,最后我还是没有说什么,把后面那截话咽了下去。

  “说什么说,拿着书,去外面站着去。”老师显然已经对我失去了耐心。

  我拿着书,低着头委屈的出去了。

  教室外面,袁小帅冲我挤眉弄眼,一点没有被惩罚的罪恶感。我生气的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谁知姜小帅凑过来,小声说:“哎,郭雪颖,你生气都这么好看,长大后我娶你吧?”

  “哼,我才不要!”我嘟着小嘴,一点也不想跟他说话。

  晚上干爹接我回家之后,一楼的沙发上已经坐了好几个男人了。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肥油满面的猥琐笑容,我有些怕,躲在干爹身后不敢出头去看。

  另一张沙发上便是和我生活在一起的几个姐姐了,都摆弄着各自的姿态,而于倩俨然是其中最高傲的孔雀,挺着胸脯,笑得趾高气昂,在看见我之后,眼中的得意之情更是浓重。

  张少见到我和干爹之后,直接把我从干爹的身后拖了出来:“雪颖,还不快给各位叔叔问好。”

  我有些紧张和害怕,胆怯的露出微笑,糯糯地说:“各位叔叔好,我叫郭雪颖。”

  离我最近的叔叔脸上的皱纹很深,我想这应该是爷爷而不是叔叔吧。他从我进来开始就一直盯着我,脸上露出些意味不明的微笑,见我走进,想要把我抓住。

  张少委婉的拦下了对方的手,然后把我放到沙发上,说道:“周总,不要这么心急,我们先谈正事。”

  周总看上去有些不满意张少的做法,但是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我,向一头饥饿的野狗。

  之后,干爹把于倩留下,带我们上了三楼。等干爹下去,玲珑就转过头来看我,眼神里没有一点神采:“雪颖,你知道我们以后会怎么样吗?”

  我想了想,摇了摇头,我自然是希望可以陪着弟弟一起长大。

  “我们会死的。”玲珑抓着我的衣服,眼睛紧紧盯着我,眼球里的黑色把我吓了一跳,一种无能为力的呆滞感袭击了我的身子,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眼神,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绝望。

  “雪颖,我好怕,我好怕。”玲珑抱着我小声的抽泣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拍着她的背,说着不怕不怕,可自己的心里也被搅乱了,有些未知的焦急。

  已经十四岁的章美欣踩着小高跟,冷眼看着我们:“我才不会死,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承受不了就自己了断吧。”

  我搂紧了玲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好像都知道了自己的未来的命运,而我根本看不清眼前的路,为什么我们会死?为什么会承受不了?

  当时我太小了,小到根本没有精力去烦恼,也不懂世界人情的变故。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会看见那一幕,我永远忘不了……

  全文在 ,轩逸书屋 回:绯色人生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代妈看到的,谢谢!
相关天津代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