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代妈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无锡代妈 -> 岳无锡高薪代妈招聘云鹏的两副面孔
岳无锡高薪代妈招聘云鹏的两副面孔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圆梦孕妈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圆梦孕妈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无锡代妈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岳云鹏无法忘记寒冷的童年。

  贫困、窘迫、匮乏的儿时,让他在长大后的岁月里,依然焦虑、无力、不安。

  曾以为有钱就好了,结果却发现,那些用来功成名就的奔忙背后,是一次次猝不及防的失去、疼痛、懊悔。

  这不是岳云鹏一个人的故事,而是一个身不由己的生命,被动地在世间漂泊的故事,如同你我一样。岳云鹏在相声舞台上站稳脚跟之前,早已在生活的舞台中央,受尽命运的批判。

  而那些苦日子里的“苦”,如今岳云鹏早已不再介意。

  他反复怀念的是那个年少的下午,自己穿着母亲缝制的衣服,与兄弟姐妹们在村里一圈圈地疯跑。

  太阳落山时,岳云鹏站在村头的大树下,等待父亲卖完馒头回家,第二天是他的生日,母亲会给他煮两个鸡蛋作为生日礼物。

  那时的岳云鹏,好像除了钱,什么都有。

  “岳云鹏不爱说话。”在生活中与他接触过的人,常这样评价他。

  走下舞台后,他不会再唱《五环之歌》,也拒绝捂着嘴说一句“我的天呐”,不工作时,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家里闷着。

  他的朋友说他:“太爱自己揣着事儿琢磨了,琢磨多了,就开始着急。”

  十几岁时,他因为挣不到钱寄回家而着急,二十几岁时,他因为说不好相声着急,好不容易成名了,因为找不到曾经的恩人,他又开始着急。

  已经叁伍岁的岳云鹏还是没想明白,究竟从哪一个节点开始,自己的人生突然变得“着急”了。前段时间,岳云鹏发了一条微博:“李健老师的新专辑啥时候出,有点着急。”

  罕见的,李健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答道:“岳岳,我也着急,一不小心写多了,收不住了。”

  岳云鹏与李健在《歌手》上的合作

  这一条,是李健今年发的第肆条微博,而他转发的,则是岳云鹏今年发的第捌捌条微博。

  在这条微博底下,一位李健的铁粉“抱怨”道:“哥,我们嚷嚷这么久还不如小岳岳一条微博,没两张专辑是哄不好了。”

  高冷如李健,也没法拒绝岳云鹏。

  可岳云鹏这一路走来,却总被生活残酷地拒绝着。

  少年时期的岳云鹏

  那一年,岳云鹏还叫岳龙刚,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他出生后,全村老百姓集资给岳家放了一部电影,庆祝岳家终于在第陆个孩子的时候迎来了一个男孩。电影名叫《喜盈门》,其中有个励志青年,就叫龙刚,于是父亲就将这个名字给了自己的儿子。

  岳云鹏生命开始的地方,可谓家徒四壁。

  一间伍零多平的平房内,挤下了岳家玖口人,全家唯一的收入 ,是父亲卖馒头挣来的。

  在十四岁之前,岳云鹏一直与几个姐姐睡在一起,后来家里觉得他需要自己的房间,于是让岳云鹏搬去了牛棚。

  和牛住了几天后,父亲觉得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卖了家中唯一的牛,从此,牛棚成为了岳云鹏的小单间。

  幼年时期的岳云鹏

  后来,成名后的岳云鹏,总会在采访中被反复问及:“小时候的日子苦不苦?”但他的无锡高薪代妈招聘答案从没变过:“当时真的不觉得。”对岳云鹏来说,与后来在北京漂泊的日子相比,那些守在父母身边的日子,从来不算苦。

  壹肆岁那年,因为交不起陆捌块钱的学费,岳云鹏退学了。退学后,他只身来到北京打工。

  刚去北京那几年,他在石景山重型电机厂里干过保安,也做过电焊工,刷过厕所,但是始终没有寻得一份稳定工作。

  在北京当保安的岳云鹏(左一)

  贰零零贰年,岳云鹏在一家饭店里当服务员,一次,因为算错了两瓶啤酒的价格,岳云鹏被一位客人堵在房间里,用极其难听的语言骂了整整三个小时。

  无论岳云鹏怎么道歉,对方都不妥协,最终,岳云鹏只好替客人掏了叁伍贰元的饭费,事情才终于被平息。这是壹柒岁的岳云鹏来北京的第叁年,对他来说,之前的叁年再苦再累,都不如这叁小时,让他委屈与绝望。

  壹叁年后,在一次采访中,当岳云鹏与主持人聊到这段往事时,他依然留下了泪水:“我还是恨他,到现在我都恨他。”

  在采访中聊起“被骂叁小时”往事的岳云鹏

  而在当时,这件事不仅让岳云鹏丢了工作,老板还让他立刻搬出员工宿舍,一夜都不能多住。临近年关,岳云鹏的心也掉进了冰窟窿里。

  这时,有一位叫做徐宏的女大学生站了出来,她比岳云鹏大几岁,是附近一所外语大学的学生,常常利用课余时间在店里做兼职。在徐宏的请求下,老板终于同意让岳云鹏再在员工宿舍内住一段时间,但是却把他的被子收了回去。

  徐宏担心岳云鹏晚上太冷,于是从学校给他抱来一床被子,并鼓励岳云鹏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在那个手机还尚未普及的年代,人与人之间很容易就会失去联系,那件事之后,岳云鹏再也没见过那位名叫徐宏的姐姐。

  虽然他几次试图寻找自己的“被子天使”,可是北京那么大,他知道的只有对方的名字。直到贰零壹陆年,在一档节目中,节目组几经波折找到了当年那位叫作徐宏的姑娘,并安排岳云鹏与她见面。见面后,岳云鹏拉着徐宏的手,再度讲起了当年的往事。

  末了,徐宏说:“你都记得啊,今天我见到的是当年的小胖,没错。”

  听完这句话,岳云鹏再也没绷住,哭出声来。

  再次见到徐宏姐姐的岳云鹏

  这句话好像一下把他拉回了贰零零贰年那个寒冬,和那些他无论怎么努力,日子都没有变好的岁月。

  壹肆年了,岳云鹏没变,也没忘。

  遇见郭德纲的那一年,岳云鹏每月已经可以拿到壹零零零块钱的工资了。那是贰零零肆年,他在北京潘家园附近的“海碗居炸酱面馆”做着服务员,并且有着明确的“职业规划”:一年后升为领班,工资可以拿到壹伍零零,三年内成为经理,工资还能再涨叁零零。

  那时的岳云鹏,甚至连相声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回答道:“谢谢您的好意,做服务员挺好的。”

  但到了晚上,岳云鹏开始惦记,这个叫做郭德纲的人到底是谁,于是他在网上输入了“郭德纲”三个字,查了半天,也没查到关于这个人的丁点消息。

  郭德纲

  后来,在这位赵铁群先生的不断建议下,岳云鹏决定去看看郭德纲的演出。看了几次后,岳云鹏在一次次捧腹大笑中,发掘出了其中的乐趣,思前想后,他决定辞职去学相声。下定决心后,岳云鹏做了两件事。

  一件是跑到饭馆附近的一个黄色IC电话亭给家里去了个电话,告诉父母自己准备学一门“新技术”:“我这两年就不能往家寄钱了,但是我不会向家里要钱。”

  另一件是去向郭德纲拜师,那是贰零零肆年,郭德纲还尚未走红,他对岳云鹏说:“我每个月只能给你贰零零块钱,不过住的地方我可以提供。”

  郭德纲与岳云鹏

  就这样,工资从壹零零零变为了贰零零,岳云鹏住进了北京庞各庄的大院中,边帮师娘养狗,边练习相声。岳云鹏后来回忆,在当时学相声的分两类人,一种是笨的,一种是极笨的,“我就是后一种。”

  练习了一年后,他得到了第一次上台表演的机会,那本是一段长达壹捌分钟的相声,但是岳云鹏在台上待了不到叁分钟,就下来了。“说相声的时候,如果有超过壹零秒的冷场,那这一场基本就完了,我当时冷场了叁零秒,后来观众意识到不对,开始鼓掌,我鞠了个躬就下台了。”

  岳云鹏说这话时,已是十几年后,对于当年的窘态,他早已释怀,可在当时,他下台以后就哭了,并且由于过于紧张,还引发了胃痉挛。

  从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郭德纲再也没有让岳云鹏上台,而是让他在后台扫地。每天下午贰点他的师兄弟们开始上台表演,而他早上玖点就要来到后台,扫地擦桌子。

  这样的日子,他一过就是叁年。岳云鹏说,那段时间自己想死的心都有。

  后来郭德纲评价那一时期的岳云鹏:“那些年除了吃饭是特长,实在是没有别的特长,但是这孩子实诚,品德好,这比什么都重要。”

  同门孔云龙曾评价彼时岳云鹏的状态:“在马路上你要是不认识这个人,你会觉得他是疯子,都魔怔了。”慢慢的,岳云鹏有了在小剧场中登台的机会,并且开始在一场场演出中,逐渐形成自己“贱气郎当”的风格,同时,他遇到了自己的黄金搭档孙越。

  在与孙越的搭档演出中,岳云鹏飞速成长起来。

  很快,就不断有同门找到郭德纲:“把岳云鹏调到我们后面吧,我们接不住他了”。

  因为在当时,小剧场里面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人气越高的演员,出场顺序越靠后。

  岳云鹏与孙越

  贰零零玖年,岳云鹏正式拜郭德纲为师,将名字从岳龙刚改为岳云鹏。两年后,他举办了人生中第一场大剧院专场商演,全场座无虚。

  站在台上,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此时的岳云鹏明白,自己终于火了。

  此时,距离自己在饭馆被骂、居无定所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玖年。

  他不知道,当年那位雪中送炭的徐宏姑娘怎么样了,他也不知道,老家的爹娘,又变老了多少。

  琢磨了一晚,岳云鹏答应下来。眼见儿子同意,父亲开心地骑上车,准备去城里买蒸笼和电表,为儿子的“生意”备好器材,此时岳云鹏后悔了,他冲出家门追上父亲,气喘吁吁地对父亲说:“爸,我还想再回北京努力一次。”

  后来,岳云鹏不断回想这一幕,如果当时自己就此留在家中,相声界会少一个“岳云鹏”,可是父亲身边,却会多一个“岳龙刚。”

  岳云鹏的父亲

  回头看来,岳云鹏曾经着急做的很多事情,最终都得到了回应。可是在他的人生中,好像也存在许多,再着急却也无能无力的事情。

  贰零壹叁年,岳云鹏跟随德云社在欧洲演出,在演出前夜,岳云鹏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突然因病离世。这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让岳云鹏几近崩溃,此时郭德纲对他说,如果他想放弃演出立马回家,自己完全可以理解。

  但岳云鹏还是决定,演出完后再回家,做完决定后,他对着平板电脑上父亲的照片猛磕了三个响头,他说:“哪怕有一个观众是冲着岳云鹏来的,这一场我也得上。”

  “戏比天大,我相信父亲在天之灵会理解我的。”

  演出结束后在台上哭泣的岳云鹏

  在父亲去世前的最后一个春节,除夕之夜,坐在沙发前的父亲看到蔡明带着常远登上春晚,转头问岳云鹏:“你有没有机会能够登上这个舞台?”岳云鹏回答:“不知道,这件事着急不来。”

  那时的他大概未曾想到,第二年秋天,自己就接到了蔡明的邀请,在那年的央视春晚小品《扰民了您》中,扮演了一位厨师。他更未想到,在自己终于有机会登上春晚舞台时,父亲却已不在世。

  岳云鹏说,就差了几个月:“他没看到过我成功。”

  他说:“哪怕就给我两分钟,我想和他说一声:爸,我行了,你放心。”

  贰零壹柒年,当主持人金星再次问岳云鹏:“是戏比天大,还是父母比天大。”

  思考了良久,岳云鹏回答:“父母比天大。”

  后来,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节目组请来了岳云鹏的姐姐,给他蒸了一锅馒头,蒸完后姐姐对他说:“虽然你再也吃不到咱爹做的馍了,但是姐姐会做,姐姐做给你吃。”

  “过去的事情都不要记着了,从现在起,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吧。”

  此时的他,似乎终于爬完了自己人生中的一座山峰,可以稍微放缓步伐,不需要太着急了。

  所以当他最喜欢的歌手李健,打电话邀请他作为帮唱嘉宾出席《歌手》决赛时,岳云鹏第一反应,是想拒绝。岳云鹏说,听到李健的邀请,自己都快崩溃了:

  “万一演砸了咋办?万一跑调了咋办?我穿大褂还是短裤?我一上台观众万一笑了咋办?”

  岳云鹏与李健在《歌手》彩排现场

  但另一方面,这种和偶像同台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李健是岳云鹏最喜欢的歌手,他第一次听的演唱会,就是李健的。

  后来,李健不断安慰岳云鹏,说自己对于冠军并不在意:“留给观众好作品比奖杯重要多了。”

  听完这话,岳云鹏终于决定作为嘉宾,出现在舞台之上。一个是“音乐诗人”,一个是“喜剧之王”,看似风格极其不同的人,却在合作中达到了一种极为舒适的平衡,同时也将当晚的气氛,推向又一次高潮。

  在直播结束后,这首歌曲在网络上引起了极大讨论。其中,岳云鹏几次想去牵手李健,都被李健躲过的动图,将“李健、岳云鹏牵手未成功”这一话题,送上了热搜。

  在事后的采访中,李健回应了这件事情:“我不太习惯男生与男生之间牵手,但是如果小岳岳和我提前说了,我会和他牵手的。”“但是在台上,他的小手有点小,我真没看见。”

  贰零壹玖年,岳云鹏在微博上 了一条状态,为女儿招聘英语辅导老师,他说:“但凡有一点办法不会这样。”

  这一年,岳云鹏的女儿柒岁了,随着女儿逐渐长大,岳云鹏开始逐渐无法辅导孩子的功课,他的妻子用四个字来形容他的辅导过程:“哭笑不得”。这一年,是岳云鹏成为父亲的第柒年,成为丈夫的第捌年。

  岳云鹏在辅导女儿学习

  至今,岳云鹏都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妻子时的场景。那一年在村东头,媒婆和岳云鹏说,给他介绍了一个姑娘,是医院的护士,让他骑自行车假装路过:“你偷偷看看那个女生,看中了我再给你张罗。”

  当岳云鹏骑着车回头偷看时,发现那个女生也正在偷看自己。这个女生叫郑敏,后来成为了岳云鹏的妻子。郑敏说,自己当时看中了岳云鹏两点:一是对父母孝顺,对兄弟姐妹好;二则是他虽然在台上谈笑风生,但是下了台却不怎么说话——这样的男人,踏实。

  郑敏与岳云鹏

  恋爱后,郑敏从河南来到北京,与岳云鹏住在小小的出租屋里,那时,岳云鹏每月靠演出可以拿到贰零零零块钱工资。日子过得不算富裕,但两个人却乐在其中。

  贰零壹壹年岳云鹏与郑敏在三里屯举办了简单的婚礼,师父郭德纲不仅担任了婚礼司仪,还承包了所有婚礼费用。在酒席上,郭德纲不断夸奖郑敏,说岳云鹏娶了一位好的贤内助,如今看来,郭德纲说对了。

  郑敏与岳云鹏回老家补办酒席

  这个陪岳云鹏走过苦日子的女人,在岳云鹏飞速走红的那几年,却保持了难得的清醒。一次,在演出结束后,回到家的岳云鹏与郑敏抱怨:“你看我这现场的火爆程度,师父为什么还不让我压轴啊。”

  听完,郑敏立刻打了岳云鹏一巴掌,说:“你疯了吧”,第二天,岳云鹏就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师父郭德纲,听罢,郭德纲只说了三个字:“打得好。”

  一次,岳云鹏因为在节目中不认识演员张钧甯,并说其“不红”被送上了热搜,郑敏随后 了一条微博:"你不是跟我看过如懿传吗?还有温暖的弦,最美的时光(张钧甯的作品)……回家你还认识我们不?"

  这一行为,不仅缓解了岳云鹏的尴尬,又表明了张钧甯是有好作品的女演员。另一次则是贰零壹叁年,岳云鹏因为在父亲去世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选择完成演出,被网友们攻击说其不孝,郑敏也是立刻站出来,为丈夫发声。

  短短两字背后,是两人数十年如一日的陪伴。这件事情过去不久后,极少在节目中谈论家庭的岳云鹏,罕见地聊起了自己的妻子:“日子过了这么多年,我越来越觉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不叫事儿,我们现在越来越像初恋。”

  “我离不开她。”

  岳云鹏在节目中聊起妻子

  岳云鹏与女儿

  这几年,岳云鹏说自己的心态明显变了:“以前,在家呆着休息超过一个礼拜,心里就会慌,着急工作,但是现在不会了,我在书房待着听着歌,孩子媳妇都在家,这种感觉特别好。”

  说这话时,他距离自己走红的那个贰零壹零年,刚好过去壹零年,比起那时,他得到了一些,也失去了一些,完成了事业上的几次转身,也成为了别人的丈夫与父亲。

  但是无论如何,岳云鹏好像都不再那么着急地去争取一些事了。

  他开始明白,有些东西不用争取,有些东西,争取不来。

  ”在底下的一条 中,一位网友说:“看到你这样说,有点心酸”。

  岳云鹏(左一)在今年儿童节 的照片

  实际上,那些苦日子里的“苦”,岳云鹏早已不再介意。

  他反复怀念的是那个年少的下午,自己穿着母亲缝制的衣服,与兄弟姐妹们在村里一圈圈地疯跑。

  太阳落山时,岳云鹏站在村头的大树下,等待父亲卖完馒头回家,第二天是他的生日,母亲会给他煮两个鸡蛋作为生日礼物。

  ?那时的岳云鹏,好像除了钱,什么都有。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代妈看到的,谢谢!
相关无锡代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