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代妈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无锡代妈 -> 在亲生父母家睡的第一晚,就发生了无锡我想做私人代妈不可描述的
在亲生父母家睡的第一晚,就发生了无锡我想做私人代妈不可描述的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圆梦孕妈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圆梦孕妈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无锡代妈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零壹

  贰壹周岁生日这天,我的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是我第一次与她见面,她跟在父亲母亲的身后,身穿一件质地柔软的白色蕾丝裙,吊牌没摘,垂在裙角不起眼的一侧,双肩拘谨的微微耸起,右手小心的抓着父亲的衣摆,看上去胆小又柔弱。

  父亲和母亲是这样和我介绍无锡我想做私人代妈她的,她叫蒋菲菲,与我同岁,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或许这一刻我应该表现出五雷轰顶的模样,但早在一个月前父亲和母亲背着我同进同出,行踪诡异之时,我就已经发现端倪。

  从小,邻居的叔叔阿姨就说我和爸妈长得不像,都说女儿应该像父亲,可我偏偏没有父亲的宽眼皮厚嘴唇,更没有那圆脸型的可爱轮廓。我没有遗传到父母的任何一处优点或是缺点,有时候他们也会打趣,说会不会是当年在医院抱错了娃,而直到一个月前他们看到了我的婚前体检单,所有的谜题都解开了。

  我不是爸妈亲生的,也不是捡来的,是医院抱错的。

  此刻,站在我面前的娇小柔弱的蒋菲菲,她微垂着额头站在父亲和母亲之间,尽管看不清她的眼,我却已经在心里确定了一百遍,她就是父母的亲生女儿。一样的柳叶眉一样的小圆脸,一样肉嘟嘟的耳垂,眼下的他们仨如同一堵墙,一堵留着同样血脉的墙,死死的将我隔绝在外。

  母亲拉着她入了座,冲我招了招手,“婉莹你先坐下。”

  饭桌上的气氛异常尴尬,四个人四双眼,来来回回的游荡试探,都在等着某个人先开口。点了蜡烛的生日蛋糕已经燃尽,蜡油和黑色的烛绳浸泡在纯白奶油之中,我木木的盯着这个此刻已经不完全属于我的生日蛋糕,耳边传来了父亲的话。

  “婉莹,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你来说很……”父亲欲言又止,“但如果我和你妈不这样做,恐怕会后悔一辈子。”

  父亲迂回婉转的向我表达他的愧疚,语气里的低顺如同他平日里做商人时的模样。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如坐针毡的听着他们的抱歉或是理所当然。整个过程里,我的视线一直徘徊在蒋菲菲的身上,她一会儿看看母亲,一会儿看看父亲,似乎他们仨之间的短暂相认,已经将过去贰壹年的亏欠清空。母亲怜惜的握着她的手,父亲哀声连连却又失而复得。

  这是一场无关于我的亲情相认,父母找到了当年在医院抱错的亲生女儿,而我,他们给了我两个选择,继续做他们的女儿,或是与我那血脉一体的亲生父母相认。

  此刻我不得不承认,坐在我面前的爸妈已经成了我的养父母,他们并没有放弃我,但他们一定会把蒋菲菲接回家,顶替我的位置,甚至是原本已经为我安排好的人生。

  纠错的情绪充斥着我,家门口忽然响起了门铃声,母亲起身开了门,站在门口的却是裴江远,我的未婚夫。

  裴江远的出现让眼下的场合更加僵硬凝固,他左手提着为我准备的生日礼盒,右手环着一大束玫瑰花,满含笑意的迈进屋,父亲母亲纷纷抹掉眼泪上前欢迎。我麻木的站起身,却在这一刻终于看清楚了蒋菲菲的正脸,她随同我一起起身,她的视线从裴江远的身上游离到我的面前,我们四目相对,一股暗潮汹涌的波动在心底撞击着彼此,一下又一下。

  那是一双含着水的眼,似乎简单,又似乎不简单,她冲我眨眨眼微微笑,接着又深吸一口气快速的低下了头。她的扭捏让我不自然,似乎这一刻的对峙,我因为她的柔弱而站了上风,一个满是欺凌的上风。

  裴江远将花和礼物送到我的面前,毫不避讳温柔且绅士的吻过我的侧脸,他看出了父母情绪的不对,即刻发出了问候。

  纸包不住火,抱错一事裴江远是有知情权的。我和他相恋两年修成正果,外人都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们同是留学归国,同样有着前景可期的未来。他的家庭小富小贵,爸妈经营着一家旅游公司,我的爸妈经营着一家酒店,这几年更是做出了连锁。而我苦读酒店经营管理和商学,就是为了回来接班辅佐。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我和裴江远会幸福一辈子,但蒋菲菲的出现、抱错一事的摊牌,让我再也没了这些底气。可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足以为然,我害怕的,是失去父母的爱。

  零贰

  送走裴江远的这晚,他在家门口安慰了我好久,他说一切都不需要担心,就当是命运的安排。

  重新回到家,屋内浓郁的气氛又萦绕而来,父亲推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地址。

  “婉莹,这是你亲生父母的住址,我们已经跟他们谈过了,菲菲以后就留在咱家了,你妈和我都不打算让她再回去,之前那二十多年,菲菲吃了不少苦,我和你妈想要好好弥补她。”

  蒋菲菲坐在沙发里,依旧是那副低头怯懦的模样,只是当父亲提及她吃过不少苦时,她拉紧了父亲的手臂。

  纸条上的地址,大概是某个偏远的农村,我将纸条推回到父亲手边,“爸我不想去,我跟他们没感情……”父亲抬头看看我,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一声气息我听得懂,满是无奈与失望。这么多年了,他和母亲的一言一行,我都揣测的到其中的意思,父亲是希望我回去看看的,毕竟蒋菲菲被带了出来,而那远在农村的夫妇失去了一个女儿,必定会失落难过。可这不是我的错,我并不想承担。

  持续的沉默,让原本安静的蒋菲菲抽噎了起来,她的身体里似乎藏着巨大无比的恐惧,她拉紧父亲的那只手更用力了,而我终于听到了她今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我真的不想回到他们身边,爸、妈,求求你们想想办法,我不想这么早就嫁人生孩子,王玉兰不会轻易跟我断绝关系的,我不要过那样的日子,求你们了……”

  蒋菲菲的哭泣声娇弱颤抖,听的人心生怜悯,听得人不忍再听,母亲抹着眼泪把她抱入怀中,父亲颓丧的抓着额头。我不清楚蒋菲菲的那个“家庭”到底是什么状况,但我听的出,那个“王玉兰”应该是她的养母,也就是我的亲生母亲,而如今她已经直呼王玉兰的大名,说明她想摆脱那个家很久了。

  父母继续沉默,哭声换成了哽咽。我最怕没答案的无声回应,往往这个时候,就是需要自我牺牲的时刻。总要有个人出来解决问题,而我是最佳人选。

  父母养我是恩,我只能站出来。

  “爸、妈,我去。明天我让裴江远开车送我去一趟,我先看看那边的状况,起码给你们一个交代。”

  父亲眉目间的愁绪渐渐消散,转而换成了安慰,“我和你妈没别的意思,虽然菲菲回来了,但你们俩个都是我们的女儿,我们谁都不会放弃。”

  我点点头起了身,“那我先回房间了,你们好不容易团聚,多聊会。”

  零叁

  房门关合,屋外渐渐传来了欢声笑语,我隔着一层门板,听的锥心入骨。

  隔天,裴江远开车等在了家门口,出门时,蒋菲菲跟在了我身后。

  “那个……婉莹姐……爸妈说让我跟你一起回去,那边路不太好走,你们可能需要我帮你们带路。”

  “好,那今天要辛苦你了。”

  蒋菲菲坐在了副驾驶,闻说她跟随爸妈回来的时候,因为晕车吐脏了衣服,所以才去商场买了身连衣裙,担心她再晕车,只好让她坐在前面。

  路上,裴江远对她客气至极,今天的蒋菲菲也没昨天那么拘谨了,她还算善谈,裴江远说什么,她都会简单的接上一嘴,娇羞憨憨的样子,看的让人生怜。

  裴江远不怕事大的回了头,逗趣了一句,“菲菲你看婉莹,虽然你们俩同岁,但婉莹就像个知心姐姐,菲菲呢,像个高中生小女孩。你们俩的阅历明显差很多,不过也不难理解,婉莹以前在国外读书,她很要强,什么事都是靠自己,所以练就了她今天稳重的性格。”

  我坐在后座没搭话,却见蒋菲菲两手瑟缩的抓紧了裙摆,嗫喏着,“我……没上过高中……”

  裴江远的眼神定了定,斜眼看过去的一刻,我望见了他对蒋菲菲的同情,强者总是对弱者有无限的体恤与宽容,但这一幕对于敏感的我来说,并不舒服。

  车子顺着柏油大陆走向了乡间小路,沿路的稻田柳树,渐渐变成了大片的荒芜。

  我的心悬在半空,无数的设想在脑子里轮番播放,那真是我的原生家庭吗,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车子在土路里颠簸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蒋菲菲口中的“家”,车子停靠在村口,我们一行三人徒步走过一间间平房。

  一扇斑驳生锈的铁门半开着,门外的石头垫板下,是一条臭烘烘的水沟,缓缓的留着乌青色的水流,门内卧着一条脏兮兮的黄狗,黄狗打着瞌睡,院子里静悄悄。

  裴江远侧头看了看我,迎着光的眼半眯着,他皱眉,不太敢相信眼下的状况。

  蒋菲菲示意我们往里进,可身后不远处忽然开过来了一辆警车,警车急刹,扬起大片尘土。还来不及反应,车里走下的两个警察,直冲冲的朝我们奔来,身后的蒋菲菲叹了口气,“一定是来抓蒋轩宇的。”

  蒋轩宇,应该就是蒋菲菲的弟弟,听闻只比我们小两岁,是个不太省心的主儿。

  果真,派出所的警察一路奔进了院子,黄狗冲着警察狂吠,一分钟不到,剃着寸头满嘴不屑的蒋轩宇就被架了出来,“你们他妈的抓我干什么!我打他是他活该!没打死算他命大!”

  或许真的是血缘,当我和蒋轩宇擦肩而过的一刻,他的眼和我的眼,竟在一瞬间有了交接。似曾相识,甚至于我能在他的那张脸上,看到一部分我自己的模样。我胃里不禁一阵翻滚,对于这样的家庭,这样的血缘,有着发自内心的抵触。

  蒋轩宇被带走之时,他瞧见了蒋菲菲,他恶狠狠的朝着蒋菲菲啐了一口吐沫,“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还有脸回来!贱胚子!”

  蒋轩宇上了警车,我没敢回头看。蒋菲菲带着我和裴江远进了院子,她伸出纤弱白皙的手臂,在脏兮兮的黄狗头上顺毛抚摸两下,黄狗的两只耳朵缓缓向后别了过去,依偎在那双纤长的手掌下。

  黄狗安静的坐在一边,蒋菲菲径直走进了屋,裴江远跟在我身后感叹,“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确是委屈菲菲了。”

  可能是我敏感,也可能是因为嫉妒,裴江远的感慨与关心,让我的心尖犯了一丝酸意,如果继续深想下去,本该在这种糟糕环境下成长的人是我才对,而不是蒋菲菲。若不是当年的抱错,我和蒋菲菲的人生,一定是互换的,我和裴江远也绝无可能相遇相爱。

  渐渐加重的压抑感,让我没了迈进这扇门的勇气,裴江远在身后推了我一把,鞋底踩到水泥地面时,屋子里的阴凉气息也跟着袭来。

  这是一个杂乱逼仄的空间,眼前是一条窄小的过道,过道里有零散的柴木枝,左右手两边各有一间屋子,左手边的屋子很小,摆着一张单人床,右手边的屋子很大,摆着一张餐桌,餐桌后面是一片土炕,炕上铺着一层棉絮被子,上面躺着个瘦骨嶙峋的男人。

  听闻我们进屋,男人无动于衷,蒋菲菲冲男人嚷了一嘴,“我带了朋友来,王玉兰去哪了?”

  男人虚弱的摆摆手,继续平躺在炕上,蒋菲菲为难的看向我们,“他前年就这样了,下半身让机器扎了动不了,我去外面找找王玉兰。”

  话落,我在屋子里嗅到了一股刺鼻的烟草味,跟着,身后传来了粗嗓门的妇人声,“你还知道回来?你不是要跟我们断绝关系么!你个狗娘养的东西!”眨眼的功夫,我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她的脸,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巴掌就抡在了蒋菲菲的脸上,这是我与王玉兰的第一次见面,而这第一次的耻辱与抗拒,深深的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

  零肆

  四个人围着圆桌坐下时,我和裴江远坐在了王玉兰的左右边,生怕她再对蒋菲菲动手。

  王玉兰的手卷烟一根接着一根,烟雾缭绕的交谈过程中,她只认真看过我两次,这一点我和她一样,我们都不认为彼此算什么亲人,不过是一场抱错乌龙剧的受害者而已。

  王玉兰的手很糙,糙的连肌肤纹路都有些发黑,她的两鬓已经大片泛白,和我的养母比起来,她们虽是同一年龄段的女人,但完全活出了两种状态。不过她的脑子倒是清晰,明白我今天的来意,也明白我并没有认祖归宗的意思。

  王玉兰毫不含糊的入了正题,句句话都只是说给蒋菲菲听,“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亲生父母没来找你之前,我和你爹都不知道抱错这事儿,你也别觉得你这二十多年活的委屈,你能活这么大,也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出来的。现在你要断绝关系,可以,但走之前你把账给我算清楚,去年你答应好好地要嫁给隔壁村的韩斌,彩礼十万块我都收了,都用来给你弟还债了,现在你要毁了这门亲,那你把十万块拿出来。”

  王玉兰的言语、逻辑都异常清晰,她可以放蒋菲菲走,但要拿出十万块做交换。

  蒋菲菲坐在对面忍着泪,她脸上的五指红印隐约还在,她不说话,眼睛红了一圈又一圈。

  我开了口,“只要拿出十万块,你们就放她走是么?”

  “是!拿出十万块,然后去跟韩斌说清楚!”王玉兰眼睛一亮,“对了,刚才蒋轩宇又被派出所抓走了是吧,你们再想办法把我儿子弄出来,如果你们有良心,那就再把蒋国富的腿也给治了,我这一年伺候他也伺候够了。”

  王玉兰的条件越提越多,蒋菲菲终于忍不住,“凭什么!凭什么我要负责蒋轩宇的事?你们根本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凭什么要管你们家的烂事!”

  王玉兰上手又要教训蒋菲菲,即刻被裴江远拦了下来。王玉兰转头看向我,“十万块你们家不难出吧!我知道你和蒋菲菲一个货色,蒋菲菲不就是看重她亲生父母的钱了么!至于你,我跟你是没什么感情,但如果这几件事你们不给我解决了,我就告到城里去!你们俩个中间,必须有个人来负责这一切,也必须有个人给我和蒋国富养老!”

  必须有一个人,而这个人,只能是我,不可能是蒋菲菲。十万块家里拿的出,爸妈也一定愿意掏,韩斌那边我可以去谈,但至于蒋国富的腿,我不想照顾,蒋菲菲更不想,而我的养父养母,更是与此无关。

  境况陷入两难,我的手机忽然打来了父亲的电话,我起身走到一边,那头是父亲为难的声音,“婉莹,你们谈的怎样了?如果王玉兰那边要钱的话,只要不过分,我和你妈都能接受。”我还没开口说十万块的事,父亲又接了过来:“你能不能让裴江远先送菲菲回来一趟?爸前些日子定的那间商铺通知我去做手续办理了,我打算把这间商铺放到菲菲的名下,也算是补偿了。我这头催的急,你能让她先回来一趟不?”

  若是我没记错,当初预定下的那间商铺,是父亲打算在我贰壹周岁生日作为礼物送给我的,现如今,我失去了这个资格。

  我故作笑颜,“嗯,我马上让裴江远送她回去。”

  “好,那你自己注意安全,随时跟我们联系。”

  零伍

  裴江远开车送蒋菲菲回城前,他再三叮嘱我要小心行事,别惹火了王玉兰,他四个小时以后就回来接我。

  王玉兰随手指了一下屋子里侧的小单间,“那是菲菲住的屋子,你去那休息吧,也好好考虑下我刚才提的条件。”

  王玉兰一点不拖沓,猛的吸了一口烟,扭头就去了厨房。

  厨房里生火劈柴刷洗锅碗瓢盆的声音丁丁当当响,我坐在蒋菲菲曾经的床板上,看着屋子里新旧交杂的摆设,意外的,我看到了梳妆台上盖在书本下的苹果电脑,稍稍有些意外。

  晚上开饭时,我正在院子里闲逛,王玉兰问我要不要一起吃,我说不用,只见她一个人端着饭盆伺候了卧床的蒋国富,又见她背影孤独的坐在厨房灶坑旁,吃着韭菜炒鸡蛋和米饭。

  她一定是过惯了糙日子,吃饭也狼吞虎咽,不知在急什么。

  晚上七点,天色愈渐阴暗,我看着时间,心想裴江远应该快回来了,可却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说是裴江远和蒋菲菲现在还没回城,报警找了警察,才知道两人是在回程路上遇见施工修路,随之又走错了路。他们迷失在了一片没信号的区域,电话打不出去,车子又陷进了泥坑。

  事情的发生令我意外,回城的大巴车也早已停运,这意味着我今晚必须在王玉兰的家中守上一夜,我反复拨打着裴江远的电话,可那头的提示一直是无法接通。

  心慌渐渐变成了认命,我只能在此过夜。

  好在王玉兰对我还不算糟,她给了我一身麻布衣服让我替换,随后便出了家门打牌去了。

  晚上十点多钟,我躺在被窝里望着窗口发呆,屋子里黑漆漆静悄悄,屋外是黄狗追逐的奔跑声和阵阵虫鸣,我想今夜大概是睡不踏实了。眼睛微微眯起又睁开,忽然,我看到窗口爬进来了一个黑影,我吓得即刻跳起身缩在了角落,冷汗从头到背又到脚,我下意识的哑了言,却见那黑影娴熟的爬上了我的床,凉冰冰的一只手掌顺着被褥伸到了我的脚边,一把握住我的脚踝,我猛的大叫,却听见男人在我耳旁小声低吟,“干嘛啊宝贝,今天怎么这么紧张,平时你不都是巴不得我来么!我刚看你妈出门打牌去了,今晚我必须好好收拾你!”

  惊悚之下我张口就要大喊救命,可嘴巴却被他死死地捂住,我挣脱不过他的力量,因为恐惧而流下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一阵刺耳的“吱啦”声,我的衣服被他撕成了两截。

  心儿说:公号发展需要,也为了给大家提供更多选择,心儿不定期会和其他 互推,故事文案由对方提供,不代表本号价值取向,各位可根据喜好自行决定关注与否。谢谢理解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代妈看到的,谢谢!
相关无锡代妈信息